漠花

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,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。by樱织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51

51.

明天可以完结,么么大家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“相当感人,可惜我没办法给你鼓掌,”龙正十分遗憾地摇了摇头,“但是我很奇怪,为什么轮到你和我讲条件了呢?”
“你人手不够,”孙哲平说,“多我一个,比张佳乐这个人质管用。”
“哦,似乎有点道理。”
“请问,”一直沉默的张新杰却突然开口,“我可以说话吗?”
“当然,”龙正像是这才想起了这茬,“抱歉,我忘记宣布游戏已经结束……”
“孙哲平!”
他话音未落,张新杰也还来不及接着往下说,张佳乐就先咬牙切齿地盯紧了眼前的男人。
他一字一顿道:“你要是跑路,以后一定后悔。”
“唔,招惹你是我不对,”孙哲平看着他,点了点头,“我要是走了,你还是继续当你的花店老板,说不定过两年就遇到个漂亮姑娘,结婚生娃,挺好。”
他这话说得十分直白,站得近的警察,连同李警官都忍不住露出了点诧异的神色,虽然之前也奇怪他们的关系,但直接听在耳朵里还是有些古怪。
“我们张家已经绝后了,”张佳乐冷笑了一声,更是毫不避讳,“你想得也太好了,准备下半辈子就靠意淫我过得多幸福来自我感动吗?”
孙哲平愣了愣,连龙正也有点意外。
“你要是跑了,我一定会去找你,”张佳乐面无表情道,“上天入地,到死为止,你就是在海上喂了鱼,我也会花半辈子把你的骨头捞回来,让你就算死,也知道我过得不好。”
大概是没有听过这样狠毒的威胁,孙哲平彻彻底底地愣住了,表情甚至有些迷茫和困惑,嘴唇动了动,却什么也没说出来。
“我倒是小看你了。”龙正扭过头,看了看张佳乐。
“龙先生,”张新杰适时插了话,“你可以听我说几句。”
“请讲。”
“如果你是真的准备离开,我认为你现在的表现不太明智,”张新杰略微低了低头,“首先,你用来威胁警方的方式事实上是同归于尽,我们两个人质在现阶段对你而言意义不大,而且要兼顾两方,对你的精神和身体压力都很大,我想你现在已经觉得拿枪的那只手臂酸胀了。”
龙正微微眯起了眼。
“而且就如你之前所说的,你手下的人都处于精神极度紧张的状态,我知道他们愿意跟你到现在,肯定都已经抛开了身家性命,他们也许不怕死,但是肯定不愿意你死,所以你这个同归于尽的选择……”
“闭嘴。”单骁用力地用枪口顶住了他的太阳穴。
“你看,”张新杰不为所动,“单先生现在的状态就不太好。”
单骁捏紧了枪柄,手心里全是冷汗。
“据我所知,单先生以前是经济犯,非常聪明,在教唆犯罪上很有才能,但是应该从来没真的开过枪,或者亲手杀过人……而且,还没有受过什么挫折。”
“新杰。”韩文清打断了他。
他知道张新杰的想法,龙正几乎不会露出破绽,直接对他动手风险太大,只能以他身边的人为突破口,单骁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选择,很久以前他就对张新杰说过,当双方陷入僵持的时候,就需要突发的、不在双方预料中的变数,只要能强行将龙正的注意力移开一瞬间,就是他们的机会。
但这样对张新杰而言太危险了。
“没关系,我觉得你们刚才说了那么多,都没有小医生说的有道理,”龙正顿了顿,“我是觉得有点累了,怎么办呢。”
“龙王!”单骁急急地叫了他一声。
“如果等会为了上船后的安全,确实一个人质就够了,”龙正想了想,“单骁,放了小医生。”
单骁不可置信地望向他,没有动。
“还不明白吗?你再用枪指着他,他还有更多话等着你,”龙正收起了笑容,“我怕你被他气死。”
“………是。”
单骁咬紧了牙,慢慢地移开了指着张新杰的枪口。
但张新杰抬起头,对着他笑了笑。
青年的脸上有些血污和灰尘,眼镜的镜片上也有几道裂纹,按理说十分狼狈,但却对他露出了一个胜利者的笑容。
“我觉得,”张新杰小声说了一句,“龙王好像对你很失望。”
他说完就转过身,向着韩文清走过去。

变故就是在这时发生的。
韩文清一直盯着张新杰,所以第一时间看到了张新杰刚转过身时,他身后的单骁在又突然举起了枪,对准了张新杰的后脑勺。
在那一瞬间,他本能地往前,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张新杰往地上按去,随即一声枪响,剧痛让韩文清清醒地意识到自己背上中枪了。
就如同张新杰所说的,单骁没亲手杀过人,也没有开过枪,在看到韩文清上前就心底一慌,胡乱按动了扳机。
这一枪打中了韩文清,但更像是引爆的导火索,或者说信号弹。
龙正在扭头去看单骁的同时心里就响起了警铃,但这个下意识的动作是身体先快思维一步做出的反应,事出突然,在判断是否要立刻按下扳机或者遥控器的时,大脑也犹豫了一秒。
这一秒就是机会。
张佳乐立刻抬手握住了抵住自己额头的枪管,往上扳去,而孙哲平也已经两步上前,他没有选择去打落龙正手里的遥控器,因为它一旦落地就有可能会因为冲击引发爆炸,他选择了扣住龙正的手。
这是在手握已经拉掉引信的手榴弹时会用的姿势,孙哲平的手死死地握在龙正的手外,让他的五指完全没有动弹的空间,更别说按动按键。
“都走!!”孙哲平吼道。
但四处枪声大作,在突然的变故里另两个持枪的匪徒对着警察胡乱扫射,但双方离得太近,一片混乱中没人听到他的声音,一个匪徒被很快击毙,但另一个还在负隅顽抗。
张新杰脑子里嗡嗡作响,他摸了摸韩文清的背,就被粘稠的血沾了一手。
“没事,”韩文清喘息了两声,“小伤,死不了。”
张新杰自出生以来第一次想骂一句脏话,但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就见一旁单骁刚才被撞翻在地,现在正在地上摸索他的枪。
张新杰来不及细想,挣扎着从韩文清身下爬出来,先一步把枪摸到了手里,对准了单骁。
“……你要杀我?”单骁看到了他,笑了起来,“来啊!你说我没杀过人,你就杀过吗!你开过枪吗!”
张新杰皱起了眉头,见他犹豫,单骁更是疯了一样扑上来,想直接抢他手里的枪。
“别打头,你的手不是用来杀人的。”
韩文清从背后握住了他的手,偏移了一下准星:“开枪。”
张新杰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,单骁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,这一枪打碎了他的膝盖,虽然不致命,但下半辈子都要坐轮椅了。
“走,让他们走,”韩文清单手撑着地面,断断续续道,“让所有人都……撤。”
“快走!!!”张佳乐抢下了龙正手上的枪,大声喊道。
孙哲平已经将龙正钳制在了地上,对方不能动,但他也不能松手。
“让所有人都赶紧撤!”张新杰在人群中拉住了李警官。
李警官终于察觉了情况,在控制住了最后一个匪徒后,立刻招呼所有人后撤,把伤员抬走,死了的也都拖走。
没多久就只剩下了一片空地,和一地的血迹。
还有三个人。
“你还在这里干什么?”孙哲平笑着道。
“陪你啊。”张佳乐抹了抹自己脸上不知道是血还是汗。
“陪我干什么。”
“李警官说拆弹专家在路上,”张佳乐也笑了笑,“但万一呢,万一你按不住这个神经病了,你们不是要做一对同命鸳鸯,那我太亏了,不行。”
“有道理,别看他这样,我真撑不了一会儿。”
他自己最清楚,体力耗费得太快了,他一手按着龙正的手反剪在背后,膝盖抵着对方的腰眼,但最重要的是他捏着遥控器的那只手,全靠握力在控制。
“不开玩笑了,快走。”孙哲平道。
“不走。”
“是我不对,我想差了,之前的事情我道歉,”孙哲平压低声音,“我不会死的,我有办法脱身,不会给你让我死不瞑目的机会。”
张佳乐依然看着他。
“信我一次,”孙哲平道,“这辈子我第一次求人,算我求你。”
“我不想跟谁做同命鸳鸯,跟你也不行……我们还得好好过下半辈子。”
张佳乐沉默了很久,最终闭了闭眼,点头道:“好。”

直到看到张佳乐退出了危险区,龙正才笑了一声。
“演技不错,我都差点信了,”他的脸贴在地上,样子实在算不上好看,但依然不紧不慢道,“难怪当年我会看走眼。”
“当年也好,现在也好,”孙哲平道,“我都没有演过。”
“那如果我说,你现在放开我,我也不会按动按钮,愿意自首回牢里呆着,你信吗?”
“不信,你就算死也不想回去蹲监狱了。”
“看,你不信我,我也不信你,”龙正叹了口气,“那怎么办呢。”
“龙正,”孙哲平安静了片刻,道,“我没有后悔过,但也没有忘过,为我死的人,还有你,欠你们的,这辈子是还不上了。”
“你还信下辈子?”
“说实话不信,所以只能欠着了。”
“这话说得,比龅牙金还流氓。”龙正说。
一个很久没听过的名字,孙哲平想,是他手里的一条命,还有这个港口,他曾经在这里救了龙正的命,是时候断个一干二净了。
“再见。”他说。
孙哲平突然松开了手,弹跃而起,转身就往海堤边冲刺跑去。
龙正没有动,闭上眼,按下了手里的遥控器。
剧烈的爆炸声后,碎石和火光冲天而起,仿佛是炸响了这个新年最大的一朵烟花。

TBC

评论(62)
热度(1014)

© 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