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花

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,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。by樱织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50

说到做到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50.

张佳乐把枪放在地上,慢慢举起了手,立即就有人上去一脚将枪踢开,然后把他扯了起来,押回龙正面前。
“唔,胆子不小,也很识时务。”
龙正满意地点了点头,调转枪头,抵在了张佳乐的额头上。
“麻烦姓张的小医生,去看看那两人的伤。”
张新杰咳嗽了几声,才慢慢站了起来,他刚把人撞下车后就被对方掐着脖子按在了地上,手和脸上都只是擦伤,但喉咙的刺痛感让他呼吸有些困难。
“没事吧?”张佳乐小声问道。
“没事,”他随手抹了一把脸,哑着嗓子回答龙正,“不用看了,一个枪伤,子弹卡在肩胛骨,现在没法取,另外一个脑震荡,别动他。”
“也就是说我现在能用的人非常少了,”龙正若有所思地说,“但还好有你们兄弟俩。”
“我们可值不了几千万美金。”张佳乐嘲道。
“有道理,”龙正也承认,“看来我得问问他们愿意出什么价码了。”
警察已经包抄了过来,虽然介于他们手上还有两个人,没有立刻动手,但也在仓库边把他们围在了个严严实实。单骁用枪指着张新杰,和龙正站在一起中央,另外两个还全须全尾的马仔枪口一前一后对着警察。
双方剑拔弩张,而站在最前头的韩文清和孙哲平同样气氛险恶,互相黑着脸没有说话。
“救了一车的人质,”龙正看着孙哲平道,“现在感想如何?”
“别废话,”孙哲平沉着脸道,“什么条件,说吧。”
“唉,”单骁摇了摇头:“可惜你说了不算。”
说完他转向韩文清,半晌后道:“你……说了也不算,还是请那位李警官来聊聊吧。”
“我说了也不算,但是会立刻向上级通报情况,”李警官紧皱着眉头,“但是我们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质。”
“说得好,如果不是现在手上没空,还要给你们鼓鼓掌,”龙正笑道,“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,按道理说,就凭两个人人质和我这点火力,还和警方谈条件很不明智,你们可以选择和我慢慢耗,我这边的人精神紧绷,总会露出破绽,到时候你们一拥而上,压也把我们压死了,对吧?”
“而且这两个人质,在火并中受点伤,甚至死个一两个,和救出去的数量相比,不管是写报告还是上新闻都不够看的,上级和民众不会在意,都会给你们鼓掌庆功。”
“所以他们一点都不慌,”龙正最后道,“是吧,除了你们俩。”
“废话连篇,”韩文清冷声回答,“直接说条件。”
“别学我说话。”孙哲平接着道。
“你刚才说了什么?”
“我刚才说了什么?哦,我说你居然叫张佳乐去吸引注意力,怎么不找块豆腐撞一下。”
“彼此彼此,你也让张新杰给你堵了枪口。”
“……你们是小学生吗?”张佳乐忍不住接了一句。
“嗯,你们的玩笑很有趣,但我现在不太想听,”龙正笑了笑,把枪口往前送了送,“为了给大家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,要不要玩个游戏?”

孙哲平眯起了眼。
在场的所有人里,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龙正,他知道这个人骨子里是疯的,当年能闯出来,也正是因为如此。
他应该还有后手,或者是干脆地准备发疯了。孙哲平想,最可怕的是两者皆有。
而其他人对龙正虽然所知不多,但也知道他的游戏不是好玩的。
“不要节外生枝,龙正,”李警官先站了出来,“你要求的船已经准备好了,正从其他港口过来,我劝你好好考虑一下。”
龙正没有理会他,而是拉着张佳乐往前走了出来,单骁立刻跟上,把张新杰也推了出来,让他们在很近的距离里四人面面相觑。
“现在有几个玩法,”龙正想了想,对孙哲平和韩文清道,“其实两个人质和一个人质,对我现在而言也没什么区别,要不这样,你们俩当年在警校应该都是优等生,比一比,赢的那个,可以指定一个人活下来,另一个就……砰。”
张新杰笑了一声,用单骁才能听清的声音喃喃道:“原来他和你也差不多。”
单骁脸色一变,抓着他肩膀的手更用力了一点。
“傻逼才和你……”张佳乐立刻抗议,但这次龙正打断了他。
“嘘,安静一点,”龙正道,“你再插嘴,我就单方面决定孙哲平已经胜出了。”
张佳乐咬住牙,不出声了。
“我拒绝。”韩文清道。
“别着急,这个筹码是少了点,再听听别的,”龙正又考虑了片刻,“要不这样,你要是开枪杀了孙哲平,我就马上把张新杰还给你,这样张佳乐也不会死,你看这个条件怎么样?”
“这个条件不错。”孙哲平轻描淡写道。
“你……”韩文清转头看向他。
张佳乐更是睁大了眼,不可置信地望向孙哲平。
“我还可以自己动手。”
孙哲平弯了弯嘴角,突然从口袋里掏出枪,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,韩文清瞬间出手想拉住他都没来得及。
“你他妈又发什么疯!”韩文清怒道。
“说到底,你也知道你跑不了,”孙哲平依然看着龙正,“如果想要我的命,太简单了,欠你的我还。”
龙正沉默了一会儿,却笑了起来。
“开个玩笑,如果你死了,岂不是剩下这几个人里最舒服的一个,如果我有你以为的那么想报复你,怎么会让你死得这么轻松?”
“……而且有一点你错了,我还是想跑的。”
龙正说完,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东西,晃了晃。
站在前面的几个人都看清了,瞳孔瞬间收缩,李警官更是马上一挥手,就准备让所有人后退。
“都别动,这次我不是开玩笑的,要是有谁往后退,所有人都要下地狱里陪我了。”
“你疯了。”李警官咬牙切齿道。
那是一个小型遥控器。
“你们估计知道,旁边这个仓库里存放的是面粉,”龙正吹了个口哨,“我虽然搞不到太多炸药,但是要在仓库里引爆,一点火星……就能在这里放一个大烟花。”
“你要什么。”李警官沉声道。
“钱,和船,我不贪心,”龙正道,“不知道在场这么多警察,和五十个人质比较起来,谁更值钱一点?”
“我马上跟上级通报情况。”李警官道。
“你最好快一点,这次没有这么多时间了,”龙正提醒道,“哦,我知道你们有狙击手,但是请不要尝试,这个东西很敏感,也许我在被击毙的瞬间一个肌肉痉挛也能按下去。”

张佳乐闭了闭眼。
他是离龙正最近的人,虽然枪口顶着额头,但最有机会能从龙正手上抢下遥控器就是他。但是他不敢,如果只拿自己的命冒险没关系,但是要拿这么多人的安危冒险……他还是做不到。
他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孙哲平,而对方也正看着他,还好没有保持刚才那个傻得要死的动作。
拿枪比着自己一点都不帅,他很想说,以后别做这种危险动作了。
但他张了张口,什么都不能说。
“喂,”孙哲平却开口了,“龙王。”
也许是因为这个称呼时隔多年又从孙哲平的嘴里叫出,龙正露出了稍微诧异的表情。
“船到了,我跟你走,”孙哲平指了指张佳乐,“能换这个家伙过来吗?”

TBC

评论(51)
热度(949)

© 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