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花

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,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。by樱织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49

时间紧迫,接下来大概要日更了……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49.

曾经张新杰很少去注意所谓的运气。
但他却学了医,面对各种各样的案例和事故,让他偶尔也不得不考虑一下运气的成分,比如现在。
如一开始所预料的,在这种密闭的空间里,紧张和恐惧让留在车上的人状态都不太好,加上暮冬的凛冽寒气无孔不入,不少人都在蜷缩着发抖,却不敢发出一点声响。
“有什么问题吗,小医生。”单骁在他身后问道。
“可以把暖气打开吗?”张新杰直接道,“太冷了。”
“恐怕不行,”单骁摊开手,“如果发动引擎,万一有人不小心踩了一脚油门呢?”
张新杰没有坚持,改道:“那可以让警方送一些毯子来吗,还有食物,水。”
“哦……”单骁眯起眼看了看他,没有立刻回答。
“二十四小时,”张新杰说,“我不知道你们的要求警方需要多少时间能安排好,但是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,没有御寒的物品和进食,你们的人质恐怕会出问题。”
“说实话,就算死一两个人,对我们而言恐怕也没什么关系,”单骁单手撑在一个椅背上,还拍了拍坐在那里的人,“还有很多个。”
那个被拍到的人质年纪不小,吓得全身一抖,几乎立即晕厥过去。
“请不要再制造恐慌了,”张新杰皱起眉头,“警察会同意你们的条件,也是建立在解救人质的基础上,如果你们虐待人质,以你们的人手和火力,恐怕撑不过一轮强攻。”
“哦,有道理,”单骁收回手,“但是他们怎么会知道呢?”
张新杰沉默了一会儿,平静道:“你是个很讨厌的人。”
“过奖,过奖。”单骁似乎对这个评价十分满意,还笑着回答。
“其实之前我并不这么觉得,”张新杰继续说了下去,“但是我见到了龙先生后,就觉得你是个很讨厌的人。”
单骁的笑容僵了僵。
张新杰没有给他插话的机会:“因为你学得不像,知道什么意思吗?”
“哦?”单骁收起了笑容。
“字面上的意思,你学得不像,我见到龙先生,才发现你一举一动都在学他,说话的语气,甚至动作……可惜,你不是。”
张新杰难得的用略显刻薄的语气道:“也许龙先生是个天生的领导者,而你只是个拙劣的模仿者,而且……看起来就像个神经病。”
“你……”单骁压抑着怒气,刚想反驳什么,一直在他身后的那个持枪匪徒却嗤笑了一声。
于是张新杰也笑了笑。
他猜得不错,单骁是在牢里结识的龙正,而这些拿枪卖命的却是龙正以前的心腹,对单骁这种以左右手自居的做派肯定不满。
单骁不说话了,面无表情地看向张新杰。
“我想龙先生一定不介意让警察准备一点物资,”张新杰却道,“请你问一问他。”

单骁从车上下来的时候,孙哲平正守在车门口,还十分没有眼色地问了句:“怎么?在张新杰那里吃亏了?”
单骁没有理他,而是向龙正转述了张新杰的要求。
“嗯,有道理,”龙正摸了摸下巴,道,“你去跟警察那边联系一下,让他们送点毯子、瓶装水和面包来,我也有点饿了,哦……指明叫那个张佳乐送。”
孙哲平看了他一眼。
“他不是担心他弟弟吗?让他自己来看一眼还不好?”
“行啊。”孙哲平也没反对,转头又看向车里。
“你倒是尽忠职守。”龙正笑道。
“那是,这件事完了,我还得回去守着他过日子呢。”
“想得倒是挺好的,”龙正慢悠悠道,“真不考虑跟我走?”
“跟你走,一到海上大概就要被推下水喂鱼了,”孙哲平抄着手,眼里直盯着车里拿枪的两个人,“就算不喂鱼,也有别的等着我。”
“你把我想得也太坏了,”龙正惊讶道,“我怎么会这样对自己人。”
“自己人。”孙哲平咀嚼了一下这个词,笑了下没再说话。

张新杰看了看表,又从车窗里看了看警察的方向。
一开始说的时间已经到了。他沿着座椅之间的通道慢慢往车的后排走,偶尔停下来检查人质的身体情况,直到倒数第三排时顿住了脚步。
他的左手边现在只有一个男人,蜷缩着躺在椅子上,看不清脸孔,但头发斑白,至少已经年过半百了。
“老先生,”他俯下身,轻声道,“您没事吧?”
那人依然在急促的喘息,没有反应。
“我是医生,”张新杰放慢了语速,“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这句话也没起到什么作用,张新杰伸手探了探对方的额头,又收了回来。
高烧,虽然暂时不清楚是什么引起的,但对他而言……却是运气不错。
张新杰暗暗松了口气,不用再找其他的理由了。
他站直身体,转头看向之前嘲笑单骁的那个人。
“可以请你过来帮个忙吗?”
对方站着没动,迟疑地看向他。
“这个人正在发高烧,我需要让他平躺下来,”张新杰诚恳道,“抱歉,我力气不够。”
也许是因为他看起来确实无害,或者因为他刚才对单骁说的那番话,那人犹豫了一会儿走了过来。
张新杰安安静静地往后退了一步,直到人走到自己面前。
“就是他,”张新杰指了指那个发烧的人质,“让他躺平到过道里就行了。”
那人看了两眼,也觉得确实不对,但也没有放下手里的枪,而是挂在身上,然后俯下身去,想把那个人质捞起来。
就是现在。张新杰瞳孔收缩了一下,捏住了满是冷汗的手。
他几乎没有听到枪响。
眼前的车窗玻璃就轰然碎裂,俯下身的那个人直接往前栽倒,红白相间的液体溅开来,刺得人眼仁发疼。
而车外几乎同时响起了声响。

张佳乐从仓库后面绕过来的时候,刚好看到玻璃碎裂的一幕,他没来得及考虑,先把自己兜里的一把摔炮给扔了出去。
从背后传来的“噼里啪啦”的声响显然比玻璃的冲击更大,龙正和另几个人都下意识地回转头来。
而孙哲平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,在玻璃碎裂的瞬间他就一躬身窜上了车,直扑坐在驾驶座上的那个人。
而那人正听到声音站起来,驾驶座范围狭小,孙哲平又弹指就到了眼前,枪头刚刚端起就被孙哲平一手握住枪管,紧接着就是一个肘击直接打在下颚上,这一击几乎可以让人短时间失去意识,甚至脑震荡。
孙哲平用了全力,对方还没反应过来就瘫软下去,而他用了最简单的办法,立刻打开驾驶座门把人推了下去,坐上驾驶座,发动引擎。
但在他抬头看向挡风玻璃时却愣了愣,他这才看到了张佳乐,正缩回了仓库后面。
“走!”张新杰从后排跑了上来。
龙正身边的一人已经直接对着张佳乐藏身的仓库后开了火,另一人反应过来,立刻提着枪想冲上车来,刚一步跨上阶梯,还没举起枪口,就被横地冲过来的张新杰撞了出去,两人一起摔到了车外。
没有时间犹豫,孙哲平咬牙挂上倒档,一脚油门,带着一车的尖叫声急速向后倒去。
韩文清已经带着警察围了上来,将大巴车护在了后面。

张佳乐深吸了一口气,计算着对方换弹的时机。
子弹扫射在他身边的地面和墙壁,溅起的层土和砖块碎片甚至能砸到他脸上,对方是AK而自己是手枪,贸然探出头去脑袋都要开花,而幸好对方人手不够,不会一拥而上,要不自己就只能跳海了。
他握着枪柄,让自己镇定下来,直到听到了轮胎突然摩擦地面的巨大声响,而扫射也停了下来。
机会!他立刻闪出墙后。
在接受射击训练时,因为天生的动态视力,他打得最好的就是移动靶,只要举枪,他就能立刻找准目标。
而这一次也不例外,他举枪后几乎是马上射击,直接命中一个持枪者的肩膀,让对方手里的枪脱手。
但下一枪他却没能扣下扳机。
张佳乐的瞳孔微微收缩,保持了射击的姿势一动也不能动,因为龙正手里的枪已经抵住了张新杰的太阳穴,还对他笑了笑。
“放下枪。”

TBC

评论(54)
热度(937)

© 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