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花

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,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。by樱织

[昊远/微双花]初学者

这是给心友的双花昊远本「开到荼靡」的G文!庆祝顺利关窗!(我自己还没关……)
第一次写昊远,各位多多包涵
是个学园盛夏夜惊魂(x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我给你讲个鬼故事吧。”
邹远一本正经地对唐昊说。
“啊?”
唐昊一手拎着刚从楼下贩售机买的冰可乐,一手拿着把上世纪的大蒲扇,顶着一脑门的汗,一脸“你有病吗”的表情。
三伏天,就算入夜了温度也下不去,又是暑假期间,整栋宿舍里没剩几个人,学校不给开中央空调,他们只能就着一个小电扇艰难度日。
——而这个小电扇在一个小时前也寿终正寝了,原本只是个小故障,结果在唐昊“这种故障拍两下就好”的暴力维修下,丧失了最后的生机。
“讲鬼故事可以降降温,”邹远依然很认真,“我们学校还是有很多传闻的。”
“封建迷信。”唐昊嗤之以鼻。
如果不是因为你一定要修电扇,我们是可以靠科学力量降温的。
邹远欲言又止地看了他两眼,最终还是决定维稳为上:“反正也是闲得无聊嘛,是这样的,我今天去打工的时候,听学姐说我们这栋宿舍……以前死过人!”
他话音刚落,一阵穿堂风吹动了敞开的窗户,发出“卡兹”的声响,连带着窗外的树枝也摇晃了两下,搅乱了月光和路灯的阴影。
唐昊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。
邹远恍若不觉,自顾自地说了下去:“就是我们楼上那间屋子,说是前两届还是三届吧,有两个学长住在里面……”
“废话,”唐昊不耐烦道,“我们这栋楼都是双人间,当然是两个人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
“继续。”唐昊喝了口水。
“……总之这两个人关系很好,据说是那……”
邹远说到这里,突然顿住了,张了张口却没有再说下去。
“啊?”唐昊皱了皱眉头,“是什么?”
“没,没什么,”邹远结巴一下,“地方离我们太近了,讲起来有点毛毛的,还是说另一个吧,就是教学楼后的那个池塘,上次……”
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”唐昊不满地打断他,“你怕什么啊,都是假的,而且这不是还有我在吗。”
“但是……”
“快点快点,别吊我胃口,”为了让自己表现得毫无惧意,唐昊催促道,“那两人是什么?后来怎么了?”
“……是那种关系。”邹远放低了声音。
“什么?哪种?”
“就那种。”邹远声音更低了。
“啊?”
唐昊一头雾水地看着邹远,直到对方移开视线,脸上微微泛出点红色时,他突然头顶灯泡一亮,悟了。
“哦……哦!”他极力挽救了一下已经陷入了尴尬的气氛,“不就是那种嘛,有什么不好说的,现在很常见啊!”
“诶,是吗?”邹远愣了愣。
“是啊是啊,”唐昊胡乱点了点头,强装镇定道,“感情的事情嘛,很难说的,谁知道……诶,你的鬼故事呢!”
“哦!”邹远立刻接过话头,“就,嗯,那什么,他们感情很好,但是不知道被谁传出去了,闹得很大,学校和家长都知道了……”
“关这些人屁事,”唐昊感同身受,一脸嫌恶地冲邹远扇着扇子,“后来呢?”
邹远的头发被人工制冷吹得乱七八糟,只能眨着眼睛继续道:“学校和家长给的压力太大了,他们就……在宿舍里殉情了,说是吃的安眠药,还是割的腕来着,反正就是死得很惨……”
“靠,死都不怕了,还怕别人说什么吗?换做是我,带媳妇私奔也不会——”
说到这里唐昊突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对,紧急刹了个车。
“嗯啊,”邹远盯着地面,“反正后来这个宿舍就很长时间没有人住,后来有人住进去后,也都有些奇怪的事情,比如说半夜看到有人站在门前,还有人趴在窗户上……”
他话音未落,头顶的天花板突然传来“砰”的一声,像是重物落地。
唐昊一个激灵,顿时寒毛直竖,若不是极力控制简直想要嚎上两声,而邹远脸色都白了。
“你……你听到了吗?”
“听到什么,”唐昊吞了口唾沫,“老鼠吧。”
像是为了反驳他这句话,又传来了“哐铛”一声,是楼上窗户关上的声音。
“风?”邹远忍不住站了起来,往窗外看去。
但他们的窗户纹丝未动,他又回头看了看唐昊,迟疑道:“也许住我们楼上的人暑假也没回家?但之前不是一直没人住吗……”
这降温效果也太好了。唐昊觉得自己背后凉飕飕的,汗都黏在了T恤上,但这种情况下绝对不能掉链子,于是他也站了起来。
“走,我们上去看看。”

时针转过了12点。
门禁时间早就过了,暑假期间看门大爷不住在宿舍里,10点就锁了门回家,整栋楼里空荡荡的,安静得掉根针也能听见。
两人出了房门,不算明亮的灯光映照出狭长的走廊,隐约能看到尽头的楼梯间。
“要不算了吧,反正也不关我们的事……”邹远最后努力了一把。
“要是不搞清楚,你晚上睡得着吗?”唐昊看了他一眼,“跟上。”
但是万一真看见个什么违反科学的玩意儿,今天晚上就更别想睡了啊。
邹远欲哭无泪,但也只能跟在唐昊身后,看着他还挂着汗珠的后脖颈。
唐昊比他高出一截,平时走路步子总迈得很大,邹远总是要连走带跑才能跟得上,但现在却像是被什么拖住了脚步似的,走得十分艰难。
邹远犹豫了片刻,从后面伸手扯住了他的衣摆。
唐昊当即哆嗦了一下,回头见是他,恼羞成怒道:“别拉拉扯扯的!”
“哦。”邹远有点委屈,但还是把手缩了回去。
唐昊忿忿地往前走了两步,又停了下来,回头看向他。
“你是不是怕?”
其实是觉得你有点怕,想给你壮壮胆。
但这话是不能说的,于是邹远支支吾吾道:“有……有一点。”
“唔,”唐昊伸出手,“拉我手,别扯我衣服,这件很贵的。”
邹远愣了一下,但还是听话地牵住了他的手。
鬼故事带来的清凉效果像是已经消失了,两人的手心都出了层汗,黏糊糊地交叠在一起,唐昊觉得自己的耳根有点发热,手里不自觉地又握得更紧了点。
有点疼。邹远张了张口,说的却是:“有点热。”
热是真的,走廊里不透风,像是被包裹的蒸笼,他们俩贴得又近,单薄的布料隔断不了彼此身上的热量。
但唐昊没有因为热就放开手,还说了个不合时宜的笑话:“感觉我俩像是被煎在一起的双黄蛋。”
邹远倒是笑了两声,但他们刚走进楼梯间,狭小的空间里这笑声就显得有点瘆人,唐昊又回头瞪了邹远一眼。
“还好,”邹远在他耳边小声说,“我数了,梯级的数量没变。”
“你一天到晚都看了些什么,”唐昊也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,“还数过梯级,无聊不无聊。”
“就上次我发烧,你背我去校医院……”
邹远看着他的侧脸嘟哝了两句,话音未落,捏着他的那只手又紧了紧。
“门开着。”唐昊道。
他们走出楼梯间,延展开的依然是一模一样的长廊,而和他们的房间一样的位置,房门敞开着,却没开灯。
“…………”
这个发展太正点,太符合恐怖片规律了,连邹远都忍不住愣住了。
“没事,我们就过去看看,”唐昊把邹远往自己身后拉了拉,“万一是小偷呢。”
“嗯。”
要真是小偷倒好,明天也许就能看见唐昊把小偷揍个半死的事上社会新闻。
邹远一边想,两人一边贴着墙慢慢地往前移动,到了门边,唐昊深吸了口气,刚准备跳出去大喝一声,屋里就突然闪出来一个埋着头的人影,长发垂在肩上,脸上还映着白光。
“我靠!”
“我日!”
两边同时跳了起来。
唐昊后退一步,把邹远挡在身后,惊魂未定地看着眼前的人,而对方也拍着胸口,惊魂未定地盯着他。
“……大半夜地不开灯看手机,神经病吗!”唐昊缓过劲来,发现是人不是鬼,底气就足了两分,决定恶人先告状。
“什么??”对方一手捏着造成脸放白光的罪魁祸首——手机,一脸被倒打一耙的憋屈,“大半夜跑到别人宿舍门口站着,你才什么毛病!!”
“是你先大半夜叮叮咚——”
唐昊正准备和此人撕到底,背后的邹远却探出头来打断了他。
“诶,佳乐哥?”
“谁?”唐昊一头雾水地回头看他。
“嗯?邹小远?”对方先愣了愣,目光又落到了他们还握在一起的手上,笑着“哦”了一声。
“他谁啊?”唐昊不乐意了。
“张佳乐,是我们系的学长,”邹远从他背后走了出来,想放开手,却发现被捏得更紧了,“…………”
但唐昊没看他,还在戒备地望着对方。
邹远只能放弃松开手:“这是我室友……唐昊。”
“哦,室友。”张佳乐挑了挑眉毛。
“………”邹远决定转移话题,“佳乐哥,这间宿舍是你的吗?我们一直以为这里是空着的。”
“是啊,我一直在外面租房子住,今天……”张佳乐顿了一下,他的手机又亮了。
是条微信的语音信息,他放在耳边听了听,又对另两人比了个噤声的动作,咬牙切齿地压着声音对电话道:“说了我不在宿舍,你慢慢找去吧你,信不信老子已经远在千里之外了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
另两人一脸惨不忍睹地看着他。
“咳,讨债的。”张佳乐随口答道。
“…………”
“别跟这种人混,要学坏。”唐昊认真地对邹远说。
“…………”
邹远一个头两个大,准备拉着唐昊下楼,也不要说什么鬼故事制冷了,还是心静自然凉吧。
但他还没来得及跟张佳乐告别,就听对方哪壶不开提哪壶地说道:“我一开始还以为你们是因为听了那个不靠谱的故事来……那啥的呢。”
“那啥?”唐昊捕捉到了这个重点。
“诶,你不知道吗?”张佳乐自顾自地说道,“传说住这间宿舍的都有情人终成眷属,是我校著名基……”一句话没说完,他终于看到邹远在对他使劲眨眼,顿了顿,把“基佬”咽了回去,改口道,“参观胜地。”
“哦,难怪你不在宿舍住,”唐昊居然还点了点头,“我们听到的是个鬼故事。”
“是……是的,”邹远扯了扯唐昊的手,“我们下去吧。”
“传闻都是乱七八糟的,不靠谱,”张佳乐很给面子道,“慢走不送啊。”

下楼的时候唐昊一直没说话,邹远一阵忐忑,以为他终于发现了张佳乐话里的漏洞,男生寝室还有情人终成眷属,简直欲盖弥彰。
但没想到唐昊回头道:“你跟那个张佳乐很熟吗?”
“还,还好?”邹远脑子里还是浆糊,下意识地回答道,“一个系的嘛,一起搞过几次活动,学长专业很好的,长得又帅,我们这一级都很崇拜他,连老师都……”
“他还叫你邹小远?”唐昊打断了他吹捧男神。
“……你要是愿意,也能……”
“我干嘛要学别人的叫法,”唐昊不耐烦道,“我要叫也是叫远小邹。”
简直没有道理,你们系里还叫你唐日天呢,我是不是也要叫你日天唐。
但他依然跟在唐昊身后,没说话。
“以后别听人家瞎讲的什么鬼故事。”唐昊还不忘教育他。
“嗯,嗯。”
“人家说什么都信,还床头站着人,窗户也上趴着人呢,怎么不说………哇啊啊!!!”
唐昊推开宿舍门,就见窗户上趴了个人影,半截身子露出来,在昏暗的光线里看不清脸,冲击力实在太大,害他憋了一晚上的嗓子终于破功。
而邹远是真被吓了一跳,连带着也“啊!”了一声。
“对不起,不是坏人,”那人从窗户外跳进来,拍了拍裤子,“下面门锁了,只有你们的窗户开着。”
“你……”
唐昊喘了两口粗气,差点被噎死,准备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上去抡一拳再说,但被邹远从后面死死扯住了。
“你,你是什么人?”邹远惊疑不定地看向对方。
“真不是坏人,”对方做了个举手投降的姿势,“也是学生,要去你们楼上,就借个道。”
唐昊皱起眉头:“参观的?”
邹远迟疑道:“讨债的?”
对方嘴角抽了抽:“没,我以前住你们楼上,只是没住几天就搬出去了。”
“哦。”邹远呆滞地点了点头。
“谢了。”那人拍了拍他的肩膀,径直出了门。
两人又呆愣了一会儿,唐昊才一脸茫然道:“怎么就让他跑了?”
“对啊,万一真是讨债的呢!”邹远也回过神来,“我怎么就把佳乐哥给卖了!”
唐昊沉默了片刻,还是不情愿道:“算了,看看去。”

两人只能又原路返回,这上上下下地跑,一惊一乍地吓,都出了一身的汗,连冷和热都忘了。
想到这里,邹远的嘴角带出点笑意,又有些鼻酸,甚至还有些心虚地感谢那个坏掉的电扇——他们就像是试管里的化学药剂,稍微加热就能泛出其他的味道,酸甜交加,五味陈杂。
他还在出神,走在前面的唐昊顿住了脚步,把他堵在了楼梯间的门口。
“怎么了?”
唐昊又突然转回了身来,表情十分古怪,不知道刚才看到了什么。
“走,回去了。”
“啊?”
邹远还想探出头看一眼,但唐昊不由分说,一把拉住他的手就往楼下走,直到回了房间才放开。
“……不是讨债的?”邹远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。
“不是。”唐昊生硬地答了句。
“哦,那就好。”
邹远仔细看了看他,又转眼去看了看窗外,没头没脑地说了句:“这么闷,大概要下雨的。”
唐昊依然站在原地,只“嗯”了一声。
两人陷入了沉默,邹远站了一会儿,没等到唐昊的下一句话,又大概猜到了一点。
这个奇妙的晚上大概已经结束了,他想,他们还是普普通通的室友。
“明天要是下雨,你还去训练吗?”邹远主动打破了僵局,转身往窗边走,“等我打工结束,就去买电扇……”
“诶,”唐昊叫了他一声,“远小邹。”
“你还真叫啊?”邹远无奈地回转头。
唐昊往前迈了一步,站在他身前,低头看向他。
于是邹远只能仰起头,看着对方被汗水沾湿的头发,涨红的耳根,有些疑惑的眼睛,和紧抿着的唇角。
他大概是想说什么。
没关系。邹远突然想。关于爱情,我们都是初学者。


评论(27)
热度(581)

© 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