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花

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,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。by樱织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48

48.

被枪指着脑袋后,张新杰才放下了双手。
龙正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青年,二十多岁的年纪,黑色的短发柔软地贴合着额角,琥珀色的眼睛藏在镜片后,大概因为冷,脸色微微有些发白,但对于指着他脑袋的枪口,却似乎没什么反应。
“让那些人走吧。”龙正对押着人质的马仔摆了摆手。
得了准话,那十个人质互相看了看,先小心翼翼地往外挪了几步,见这些持枪分子没有反应,立刻一窝蜂地往警察的方向跑去,还左脚绊右脚地摔倒了两个,生怕背后的这位兴趣来了也给他们两枪。
警方也不敢怠慢,立即小步跑出几个警察将人接到了掩体后安顿下来,双方之间这几十米的距离又重新陷入了让人难耐的僵持。
G28仓库正好在仓库区的一个犄角上,两面靠海,而警方则占据了四个仓库中间的十字路口,如果要将停在G28门口的大巴车开向警方的保护圈,只能直接倒车通过这段距离。
张新杰得出了结论,这才开口说:“龙先生,您好。”
“刚刚只是开个玩笑,不要介意,”龙正笑着点了点头,“嗯……你看上去就很像一个医生。”
“还不是,”张新杰更正道,“医学生,我还没毕业。”
“哦,”龙正饶有趣味地转头对孙哲平说,“你家那位小老板也是这样的性格?”
“……”孙哲平嘴角抽了抽,“不是。”
“我很好奇,”龙正认真地说,“当年你在我手下做事,男男女女都上不了你的床,那时我还以为你……有点那方面的困扰。”
张新杰忍不住咳嗽了一声。
“谢谢,各项机能都很正常,”孙哲平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,面无表情道,“只是组织上不允许。”
龙正诧异道:“你们组织上还管你们跟谁睡觉?”
“管的,”孙哲平对张新杰道,“对吧?”
张新杰:“…………”
“好吧,所以我真的很好奇,”龙正转向张新杰说,“什么人能和他搅合在一起,你和你哥哥长得像吗?”
“小时候比较像,”张新杰中肯回答,然后结束了这个话题,“龙先生。”
“嗯?”
“过来之前,警察拜托了我一件事情。”
“说说看?”
“希望我能帮忙确认一下汽车上人质的安全,毕竟他们看不到车上的情况。”
“要求倒不算过分,”龙正摸了摸下巴,“但是我刚释放了一批人质,他们应该可以给警察提供不少情报了。”
“人在极度恐慌的情况下,认知和判断都会有很大的偏差,”张新杰道,“而且龙先生你应该也清楚,你释放的人质都是其中的青壮年,所以我相信剩下的肯定是对你而言没有威胁的,也就是说——”
“也就是说,不是老弱病残,就是半死不活,”龙正自己接过了话,“那为什么不让孙哲平去检查?”
“他们不信任他,”张新杰淡然道,“你也不信,你不会让他上车的。”
龙正像是被这句话取悦了,笑了几声,又看了看沉默不语的孙哲平。
“可以,”他道,“单骁,你带这位小张医生到车上看看。”

“狙击手还有十五分钟就位,”李警官挂了电话,看了看表,“吊塔。”
“别往那边看。”韩文清提醒道。
正准备仰头的张佳乐脖子僵了僵,慢慢做了个活动颈椎的动作。
“咳,老韩,你刚才跟新杰说有办法引开他们的注意力,要怎么搞?”
“不知道。”
“啊?”
“现在想。”
“……很好,没想到你这浓眉大眼的也会瞎扯了。”
“或者就直接上。”韩文清沉着脸道。
“你认真的?”张佳乐斜了他一眼。
韩文清“唔”了一声,没说话。
“我倒是有个想法,”张佳乐拉了拉衣领,“但还是先按我们计划的通知孙哲平,李警官,喇叭呢?”
“…………”
李警官带他到警车旁,扯出扩音器:“没有喇叭,只有这个。”
“可以可以,”张佳乐清了清嗓子,大喊了一声,“孙哲平!!”
带着电磁的声音顿时回荡在仓库区里,所有人都愣了愣,包括正准备上车的张新杰和单骁,而龙正忍不住笑了一声。
孙哲平神色复杂道:“喂,你们有喇叭吗?”
“没有,”单骁一脸认真地回答了他,“你可以用喊的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
孙哲平认命地举起手,表示听到了。
“看好我弟弟!”张佳乐扯着嗓子道,“如果他有什么事,我跟你没完!!”
“听到了没有!!”
孙哲平沉默了一会儿,只能再举起一只手,做了个投降的姿势。
“行了,”张佳乐赶紧把扩音器扔还给李警官,顺便打了个哆嗦,“妈的,实在太耻了,以后千万别被写进新闻里。”
李警官欲言又止地看了他一眼,最后说:“放心,媒体都拦在路卡那边了。”
“……谢谢。”
张佳乐在其他警察古怪的眼神里溜回韩文清身边,压低声音道:“他应该听明白了,会看新杰的动作行事。”
“你准备干什么?”韩文清直接问道。
张佳乐蹲在车门后,出神地看了一会儿地面,才开口道:“我不是警察,现在还呆在这里已经很破例了,我自己清楚。”
“嗯,”韩文清也不含糊,“我准备让你躲去后面的仓库。”
“但你也知道,我肯定不会躲着。”
“这里我说了不算,”韩文清干脆道,“老李,还有其他警察,都不会让一个普通人拿枪往前冲。”
“我知道,不让你们为难,”张佳乐咬了咬嘴唇,“所以我准备走。”
“去哪儿?”韩文清皱起了眉头。
“从后面能绕过去,”张佳乐用手比了比,“靠海的另一面虽然没有车道,但是一个人也能过。”
“就算要绕后,那也是警察的事,不能让你去冒险。”
“让我去吧,老韩,”张佳乐笑了一下,“总不能让我一个人置身事外,万一你们出事,我在这里跳海得了。”
“你是新杰的哥——”
“是,我是他哥哥,”张佳乐打断了他,“我们是兄弟,但也是两个人,自己要对自己负责,而且以后要和他过一辈子的人是你不是我。”
韩文清愣了愣。
“我枪法很好的,”张佳乐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等会你们先动,我在后面放黑枪没问题。”
“孙哲平知道了,”韩文清面无表情道,“一定会和我打一架。”
“等他有命活出来再说吧,溜了。”
张佳乐弓起身子,贴着几辆车溜到旁边的仓库墙根下,对韩文清点了点头,转身没入了阴影里。

张新杰上了车,先往四周看了看。
这辆大巴车的年岁不小了,虽然看得出极力打扫过,但长年累月积下的的斑驳污渍随处可见,设施陈旧,摇摇欲坠的行李架上堆满了各样的年货和行李。因为是春节回班的最后一辆长途车,车上多是回乡的务工者,现在和预想的一样,多半是妇女还有较为年迈的男人,几乎都抱着头缩在自己的位置上,不时传出抽泣声,排泄物和汗臭、血腥混杂一起的古怪味道冲进鼻腔。
驾驶座前有新鲜的血迹,原来的司机应该是最先遇难的,现在坐在驾驶座上的是一个持枪的歹徒。张新杰扫了一眼,还好,钥匙还插在车上。
而另一个人站在过道上,按照他们的计划,他要把这个人往车的后排引过去,并且让他刚好站在车窗旁,但变数就是单骁和他一起上了车。
需要运气,还有机会。
张新杰闭了闭眼,冷静下来。

TBC

评论(47)
热度(1037)

© 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