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花

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,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。by樱织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47

047.

“你以为我会换张佳乐?”龙正挂了电话,回头看向孙哲平。
“没有,”孙哲平面无表情地说,“你要是愿意,可以把对面的人都给换过来。”
“我还没有这么爱热闹,”龙正把手机递给单骁,随口问道:“那是两兄弟吧?”
单骁看了一眼孙哲平,答道:“是的,家里没有其他人了,相依为命的两兄弟。”
“这样说来,张新杰就是你那小男朋友唯一的亲人了?”龙正若有所思地对孙哲平说,“如果……等会他过来的时候,我突然反悔了,”他用手比了个枪的姿势,指着自己的头,“砰——他哥哥会不会恨你?”
孙哲平漠然道:“不会。”
“那你会不会觉得都是自己的错?”龙正再接再厉,“或者说,他哥哥会不会觉得因为自己和你搭上关系,才害了弟弟……哦,还有韩文清,好像也和这个小医生有关系,一定会想一枪崩了我,但是我有人质啊,他这个好警察肯定要大局为重,唉……”
孙哲平没有打断他,直到最后才说:“看来你在牢里过得确实不怎么样。”
“嗯?”
“都快憋出毛病了吧,”孙哲平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,“怎么,没当成狱霸,反被人搞了?”
“你!”一直站在龙正后的马仔之一往前走了一步。
龙正摆了摆手,示意没关系。
“是过得不怎么样,主要是无聊——和现在一样无聊,给了你们二十四小时,整整一天都要等着,怎么能不找点事干呢?”
“钓鱼吧,”孙哲平随手指了指一旁刚才单骁坐的地方,“单骁……可是钓上来一条大的。”
“不行啊,”龙正眯起眼,“怕是我坐在那里钓鱼,狙击手就要瞄上我这颗头了。”
“哦?”孙哲平笑了一声,“没想到你不仅话变多了,脑子有问题了,连胆子也变小了。”
“这你可能记错了,以前我就最怕死,然后才是无聊,”龙正搓了搓手,感叹道,“哎,这里真冷。”
是很冷,孙哲平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的那个大年初一,早晨连空气里都充斥着冰霜的味道,而现在鼻腔里则是海风的咸腥。
他忍不住看向张佳乐,那个青年裹着厚重的衣服,却依然十分精神。
龙正说得对。他想,是我的错,但是那又怎么样呢。

“我不同意!”张佳乐正在当场表演暴跳如雷,“搞什么鬼!要你过去干什么!”
“哥,”张新杰平静道,“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。”
张佳乐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说什么不同意都只能是气话,他咬了咬牙道:“反正他的目的也是想恶心我们,为什么不让我过去?”
“我差不多猜到他在想什么,”张新杰道,“对他们而言,我确实是威胁最小,而且……就像你说的,最能恶心我们的人选。”
这话没错,张佳乐觉得自己都要被恶心吐了,他狠狠地骂了一句脏话,又转眼看向韩文清,从刚才开始韩文清就一直保持了沉默,张佳乐想跟他说什么,最后也忍住了。
李警官看出他们关系匪浅,虽然不清楚内情,但还是尽职对张新杰说:“我们没有权利要求普通民众冒险,你可以拒绝。”
“不用拒绝,”张新杰对他点了点头,“李警官是吧?”
“是的。”李警官愣了愣。
“现在人质都还在车上,如果能抢到车的控制权,那救出人质的机会就很大,应该在他把人质转移到其他地方前动手,如果他把人质赶进仓库就麻烦了。”
“是,”李警官吞了口唾沫,“他现在不动人质也也是因为他们本身人手不够,加上孙哲平和另一个姓单的……”
“孙哲平是我们这边的人。”张佳乐不耐烦地打断他。
“好吧,”这时候他也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,“除了孙哲平,只有五个人,如果贸然转移人质很容易引起混乱,我们一开始也想过,如果他转移人质的话,也是我们动手的机会。”
“你怎么想。”韩文清终于开口,看着张新杰道。
“狙击手可以放弃龙正,以大巴车上的人为目标,”张新杰犹豫了一下道,“如果能放倒一个,就算不是毙命,孙哲平能在瞬间解决另一个人吗?”
“可以,”韩文清道,“但前提是有人引开其他人的注意力。”
“我可以办到。”张新杰道。
“不行!”张佳乐沉着脸道,“太危险了,你能过去就已经救出十个人了,没道理让你一个人把危险都揽在身上。”
“你哥哥说得没错。”韩文清难得同意了张佳乐的话。
张新杰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:“以现在的情况来看,我最适合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韩文清有些不耐烦地回答道。
“他只给我们十分钟,”李警官有些尴尬地打断了他们,“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。”
“我负责吸引他们的注意力,”韩文清接着道,“我有办法。”
张新杰沉默了一下,终于点了点头:“我可以配合。”
“你们能保证孙哲平会配合我们的行动吗?”李警官道,“这涉及车上人质的安全,我不能冒险。”
“如果你不信他,我说拿我的头保证也没用。”韩文清看了他一眼。
李警官一时哑然。
“当初让他去卧底的也是你们,不相信他的也是你们,”张佳乐冷笑了一声,“你怎么不自己试试去黑窝里蹲个几年?”
李警官的脸沉了下来:“我们到达的时候,孙哲平和接应龙正的人在一起,这是事实。”
“除了眼睛外,麻烦你用用脑子!”张佳乐怒道,“孙哲平要是龙正的人,以他的性格,早就一枪把韩文清给崩了!你们当初还能抓到龙正!?”
韩文清嘴角抽了抽,然后面无表情道:“他的确有很多杀我的机会。”
“……”李警官犹豫了片刻,“但如果他是故意……”
“他要是这么有心机,当初还会辞职??”张佳乐恶狠狠地盯着他说。
“…………”
“我刚才说了,”韩文清接着道,“我拿我的头保证。”

“时间到了吗?”龙正看了看身后马仔的表,对单骁道,“问问他们考虑得怎么样。”
而结果也没有出乎意料,对方立刻就给了回复。单骁见龙正点头,就转身上了大巴,随后就有一个持枪的马仔带着一队人质下车来。孙哲平看了两眼,选的十个人质都是年轻体壮的男人,但是被枪顶着,一个个都苦着脸,不敢东张西望。
把还能反抗的都挑走了,孙哲平皱了皱眉头。
“别担心,”龙正笑着道,“你们运气好,放你们走。”
“真的?”
有人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,被枪托砸了一下肩膀又立即咧着嘴低下头。
而张新杰已经举起双手走出了警察的保护圈,他走得不快不慢,也看不出有惊慌或者不情愿的地方,只是海岸风大,显得有些瑟缩。
“我记得他好像是个医生?”龙正道。
“医学生。”孙哲平更正道。
“哦,胆子倒是不小,”龙正笑了一下,“我刚才怎么说的来着。”
他说完这话,突然伸手从一个马仔的腰间拔出手枪,瞄准了张新杰。
两边的几人都愣住了,孙哲平本能快于思考,下意识地一步上前抓住了龙正的手腕,但就在那一瞬间,他听见龙正说,“砰。”
一声枪响,惊起了仓库和吊塔的海鸟,子弹擦着张新杰的裤管而过,在他身后的水泥地上留下一个弹孔。
“开个玩笑,不要紧张,”龙正看向孙哲平,“你看上去不像刚才那么无所谓啊?”
孙哲平沉着脸收回了手,而张新杰只是在原地站了站,继续迈开了步子。
而另一边,韩文清死死地按住了差一点就冲出去的张佳乐,直到确认张新杰没事,才慢慢松开了手。
“我他妈的……”
张佳乐骂了一句,而他回头看到韩文清的表情时,却又说不出话来了。

TBC

评论(64)
热度(1094)

© 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