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花

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,请善用tag分类和搜索。by樱织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46

046.


韩文清下了警车,看了看周围的情况,差不多就明白了七八分。
“老韩??”现场负责的警察姓李,是韩文清的同期,“你怎么来……”
说着他又顿了顿,改口道:“你是听到消息了?”
毕竟当年龙正的案子是大案,上上下下都知道是韩文清办的,现在龙正不仅越狱,还搞出这么大的事情,会通知韩文清不足为奇。
“他的要求是什么?”韩文清不想啰嗦,直接问道。
“要船出海,还要两千万美金现钞,”李警官气愤不已,拍了一下身边的车门,“五十个人质啊!大年初一的,真是……”
“答应他了?”韩文清喘了两口气,他肋下依然痛得厉害,不能呼吸剧烈。
“先稳住了,给了我们二十四个小时,”李警官压低了声音,“人质太多,不能强来,已经在调派狙击手,实在不行就只能赌在海上了。”
“他拿到钱也不会释放所有人质的,筹码太多了,”韩文清直接道,“而且这里没有狙击点。”
四周没有任何高层建筑,而且仓库大都高度一致,狙击手很难找到位置。
“还有吊塔。”
“太明显了,他的站位一定会规避掉。”
“但也只能试试,”李警官叹了口气,“没想到,孙哲平真的是他们的人。”
“什么?”韩文清愣了愣。
“你看,”李警官往旁边让了让,“那是孙哲平吧,当初他在龙正身边的时候就有人怀疑他做双面卧底,好歹后来龙正落马才没人提这事,他又自己辞职了。”
“没想到他们策划了这么久,接应龙正越狱。”旁边也有人插嘴道。
“不是,”韩文清沉声道,“我最近和他有来往,这件事他事先不知情。”
“不知情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李警官摇了摇头,“老韩,我知道你这个人重义气,当初和孙哲平单线联系的人也是你,但是人心难测啊。”
“你应该知道我是因为临市的案子被暂时停职,那件案子,”韩文清指了指单骁,“是那个姓单的搞的,我和孙哲平都被牵连进去,而且孙哲平会来这里也是因为收到了条子,龙正是为了报复。”
“你怎么知道不是孙哲平和那个姓单的联手搞你?”李警官奇怪地看了看他,“老韩,你先入为主了,还是旁观者清。”
去你妈的旁观者清。
韩文清捏紧了拳头,好不容易按下了怒火,他知道现在不是为这个吵架的时候,而且孙哲平待在那边,如果最后决定强行营救人质,说不定还能内外夹击。
孙哲平应该也是这样想的。
只是没想到多年过去,当年的情形还要重演。

“你猜他们在说什么?”龙正饶有兴趣地问道。
“说你怎么这么会找事吧,”孙哲平耸耸肩,“让大家过个年都不得安生。”
“会不会是韩文清觉得你早就和我串通好的?”
“这话有点耳熟,”孙哲平嘲道,“好像单骁说过差不多的,龙正,你在牢里呆久了,脑子也不好使了吗?”
龙正“哈哈”笑了两声,看向单骁:“看,你把我的台词给先说了。”
单骁面色不变,只往旁边退了一步。
“如果你现在往那边走,他们会用枪指着你让你站住,”龙正用手指头点了点警察的方向,“你信吗?”
孙哲平干脆道:“信。”
“所以我一直很奇怪,”龙正似乎真的有些困惑的样子,“你天生就不是当警察的料,为什么要和他们这种人混在一起?”
孙哲平点点头:“所以我现在不是警察了。”
“既然都不是警察了,”龙正笑道,“不考虑回我手下干吗?你很有天分。”
“这种天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”孙哲平转头看向他,“而且……别开玩笑了,你永远也不会信任背叛过你的人。”
“以前是这样,不过现在能用的人太少了,说不定有例外?”
“没有例外,”孙哲平继续道,“你会盯着我不放,不过是因为自尊受挫,不相信自己会看错了人,而且还载在了这上头。”
“唔,有道理,”龙正叹了口气,“我居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,真的很难得。”
“彼此彼此,我以前也没发现你居然这么啰嗦。”
龙正“哈哈”笑了两声,突然转头看向警察的方向,又有几辆车驶来,其中一辆停稳后,很快下来两个人。
“有趣,”他用余光看了看孙哲平,“你脸色变了。”

“你们……”韩文清一眼看到来人,连忙迎了过去,“你们来干什么?”
“老韩,”李警官神色古怪道,“这两位是……”
“人质家属!”张佳乐随口答了一句,察觉到情况有些古怪,先拉了韩文清一把,压低声音道,“怎么回事,孙哲平怎么在那边?”
“家属?有人通知家属到场吗?”李警官一头雾水,先问了问左右,“怎么回事,联系一下总部,他们对外公布人质名单了吗?”
韩文清趁机把两人拉开了几步,却没有立刻回答张佳乐的话,而是看向他身边的张新杰。
“新杰,我们之前说的……”
“是,”张新杰打断了他,直接道,“但是我偶尔也不会听你的。”
“你……”韩文清皱起了眉头,呼吸有些不稳,“你们知道现在什么情况吗?”
“你受伤了?”张新杰敏锐地问道。
“没有,”韩文清答道,“龙正越狱,情况有点麻烦。”
“我们知道,还有人质是吧,”张佳乐急道,“孙哲平怎么回事?”
“不算。”
韩文清把情况简单地说了说,两人也明白了当下的处境,陷入了沉默。
“那个仓库里是什么?”张新杰道。
“面粉,”韩文清沉声道,“很麻烦,处理不好容易引起爆炸。”
“但如果能抢到那辆大巴的控制权……”
“大巴车上应该还有两个人,都有火力,”韩文清道,“所以孙哲平才没有出手,看得出来他是想一举制住龙正,但就算这样也很难顾及到人质安全。”
“从海上……”
张新杰的话刚说了一半,就见那边李警官带了几个人匆匆过来了。
“你们两位是从哪里知道的信息?”李警官皱着眉头,“我们没有通知下属到场,也没有对外公布人质名单,这里很危险,希望你们……”
“你是不是傻,”知道这人怀疑孙哲平,张佳乐口气不善地接过话来,“新闻都播报劫持大巴了,今天还在运行的长途大巴能有多少?差不多是赶趟回来过年的最后一批了吧,谁不是家里人都等着?”
“你……”李警官被噎了一下,但还是保持了人民警察的风度,“那请问你是谁的家属?确认在车上吗?”
“哦,”张佳乐挠了挠下巴,“孙哲平家的。”
“什么?”
李警官愣了愣,立刻变了脸色,刚想发作,另一个警察却急匆匆地跑了过来,手里捧着手机。
“队长,龙正来的电话!他说,他愿意释放一部分人质!”
“给我!”
李警官一把抄过手机接起来,听了两句后就皱起了眉头,神色古怪地扫了一眼旁边的几人。
“十个人质?”他阴晴不定地“嗯”了几声,又说,“我们会考虑的,我知道了,十分钟,好,你……”
那边电话直接挂掉了。
他长长地舒了口气,转过头来。
“龙正愿意释放十个人质,但是要交换一个人,”李警官似乎有些难以启齿,“你们,谁是张……”
“我是张佳乐!”张佳乐刚才就隐约猜到了一些,立刻答道,“我跟他们换!”
“不,不是你,”李警官道,“他们点名要换的是……张新杰。”
张新杰愣住了。

TBC

评论(94)
热度(1251)

© 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