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花

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,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。by樱织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45

本子已经开始预售,我还是会在lofter更新直到完结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45.

“警车,”张佳乐看了看车窗外,“和我们一个方向。”
“看来没错,”张新杰握着方向盘的手又紧了紧,“那边……”
他没有把话说完,但张佳乐也明白。
天空已经敞亮,警车的呼啸声压过了清晨的鸟雀,张佳乐开了点窗,刺骨的深冬寒气席卷而入,让脑子清醒了些。
“广播。”张新杰突然道。
“对哦。”张佳乐回过神来,立刻打开了车载电台。
但接连调了几个频道都没听到什么和北区港口有关系的消息,但另一条插播新闻让他的手顿了顿。
“今日凌晨,市监狱有一名犯人越狱逃脱,其接应同伙劫持了一辆长途大巴车,该车上都为春节回乡的……请各位市民……警方表示……”
“越狱??”张佳乐不可置信道。
“我知道了,”张新杰道,“给韩文清打电话。”
不用他说张佳乐已经拨通了电话,但片刻后气急败坏道:“没人接!我打给孙哲平……操!他直接挂了!”
张佳乐狠狠地戳着屏幕,再打对方已经关机。
“我……”他气得一口气憋在喉咙,满脑子都是如何把孙哲平吊起来打。
“快到沿海公路了,”张新杰反而镇定下来,“警方在设路障。”
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的警车也增加了,可见事情的麻烦程度。
“冲卡吗?”张佳乐忿忿道。
“冷静点,”张新杰腾出一只手,指了指副驾箱,“韩文清车上有警灯,拿出来放到车顶。”
“他不是被停职了?”张佳乐一边翻,一边忍不住道,“用这个会不会有问题。”
“要是因为这样被开除了,”张新杰冷声道,“就让他到花店当收银员吧。”

“嘶……”
韩文清用力摆了摆头,想甩脱脑子里的晕眩感。
他没想到对方突然开枪,下意识地急刹和低头,但更没想到对方瞄准的却是轮胎,虽然尽全力控住了方向盘,没让车翻出护栏,但是强大的惯性和冲力还是让车撞上了另一面的石壁,侧翻一圈,还好安全气囊全部弹出,将他死死地卡在了座位上。
大巴车扬长而去,跟着的警车停下一辆,几个警察赶紧下车,过来撬门救人。
还好。韩文清深吸了一口气,尝试着动了动。手脚没有骨折,可能只有挫伤,但是胸腹闷痛,肋骨有点问题,是安全气囊的冲击力造成的。
“没事吧!能说话吗!?”一个警察拉开了门,对他嚷嚷道。
“没事,”他努力平复呼吸,“没被压住,拉我出来。”
“韩……韩警官!?”其中一人认出了他,“你怎么……救护车一会儿到!”
“不用救护车,能动。”他伸出手,其他两个警察一使劲,把他从卡死的驾驶座上扯了出来。
韩文清钻出车门,先剧烈地咳嗽了几声,用手按住了左肋。
“韩警官,你……”其他几个人围过来。
“车上是不是龙正。”他撑在车上,先问道。
“是,还有接应的同伙,”其他几人互相看了几眼,简明扼要地答道,“越狱,挟持了一车的人质,我们只能保持安全距离,他往货港是要船。”
“走,追过去。”韩文清说完就站起身,往警车走了过去。
“等等,韩警官,”其中一人想起来了,“你最近不是在停职期间吗?”
“当年抓龙正的人是我,”他站定了,回头看向其他人,“还有谁比我更该去?”

孙哲平看着一辆大巴停在他面前的仓库边,眯起了眼。
而几两警车都停在了五十米以外的区域,警察纷纷拔枪下车,以车门为掩体,领头的开了扩音喇叭。
“龙正!你的要求我们已经向上级报告!一定会给你回复,请保持冷静,保证人质的安全!”
“龙正?”孙哲平手揣在兜里,先看了看远处的警车,又看了看大巴车的车门,“人质?”
“这份大礼如何。”单骁往旁边退了一步。
他话音刚落,眼前的大巴车门打开,走下来的中年男人正是龙正,他和之前在牢里时没什么区别,甚至还穿着深蓝色的牢服。
但孙哲平却没有看他,眼光落到他身后,跟在龙正后面下车的两人都端着AK104,大巴车上还有荷枪实弹的两个人,都是以前龙正手下的老面孔。
“你刑满释放了?”孙哲平转回目光,看向龙正,“恭喜。”
“说笑了,”龙正依然带着笑,上下打量了他几眼,“好久不见。”
“没有很久,我前不久刚去探过监。”孙哲平也笑了一下。
“也是,虽然我在里面呆了好几年,你就来过一次,”龙正叹了口气,目光转向单骁,“玩得开心?”
“找了不少乐子,”单骁对他微微鞠了一躬,“龙王。”
“不用这么叫了,”龙正摆了摆手,“现在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中年人。”
“普通的中年人是不会有手下带着突击步枪的,”孙哲平嘲道,“这么大的阵势,又玩的是哪一出?”
“牢里始终还是住不惯,”龙正看了看孙哲平始终揣在兜里的手,“闲来无事算了算,我怕是等不到刑满释放的那天,想了想,还是跑吧。”
“跑得掉吗?”孙哲平随口问。
“我有五十个人质,”龙正比出一只手掌,“换点钱,换艘船,恐怕还是没问题的,对不对?”
孙哲平承认:“有道理。”
龙正点了点头:“所以你要是愿意,现在还能选择跟我一起走。”
孙哲平奇道:“好端端的,我为什么跟你走?”
“哎,可能由不得你,”龙正伸手指了指那几辆警车,“恐怕那些人已经当你是来接应我的同伙了。”
“那又如何,”孙哲平漠然道,“不是第一次了。”

“龙正越狱逃命,约孙哲平干嘛?”张佳乐看着被甩在身后的路障,松了口气。
韩文清的车牌号应该在警方有登记,再加上警灯和往这边赶的警车很多,所以他们浑水摸鱼,跟在另一辆车后面过了卡。
“不知道。”张新杰虽然有些猜测,但未免张佳乐关心则乱,只能先按下。
“他不是对孙哲平余情未了吧?”张佳乐疑惑道。
“…………”
“开个玩笑,”张佳乐笑了一下,“不然我有点心慌。”
“他们应该暂时没事,要不然……”张新杰话说到一半,突然顿住了。
“怎么了?”
“那是不是孙哲平的车?”
前方道路左侧有一辆越野车侧翻,不管型号还是颜色都十分眼熟。
“……妈的,真的是!”张佳乐连忙道,“停车!靠边!”
张新杰熟练地一转方向盘,车横切过路面,停在了那辆车跟前,张佳乐不等他停稳已经开门跳了出去,几步冲到车前往里张望。
“没人,也没血迹,”他长长地舒了口气,才觉出手脚有点发软,“还好。”
张新杰赶过来的步子也慢了慢,捏住自己的指尖。
“车胎爆了,”他仔细看了现场,又指了指另一边的地面,“有急刹印。”
“安全气囊全弹出来了,”张佳乐道,“人应该没事。”
“嗯,”张新杰道,“他们应该还是在港口那边。”
张佳乐点了点头,跟着回到了车上,车驶出没多久就看道了北区货港靠海而建的仓库区,在朝阳下显得像蛰伏的庞然大物。
“哎,新杰。”张佳乐沉默良久后突然道。
“你说。”
“你会怕吗?”
“嗯?”张新杰抽空侧脸看了看他。
“之前我跟孙哲平说,我什么都不怕,”张佳乐笑了一声,“我现在发现……还是怕的,我特别怕我迟了一步,更怕……”
“更怕就算到得恰巧,也没用,”张新杰接过话头,低声道,“我也是。”

TBC

评论(41)
热度(872)

© 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