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花

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,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。by樱织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44

44.

冬日的黎明来得很晚。
北区货运港口几年前曾经历过一次爆炸事件,之后新建的仓库一概灰白相间,方方正正地排列开来,在夜色里如同古旧的棋盘。
孙哲平在两个仓库之间的通道停下车,距离不近不远。云层浅淡,将要西落的月光压过稀疏的路灯,坐在车里就能看到约定的G28仓库,拉长的海堤线,和一个钓鱼的人。
“有人。”韩文清低声道。
“是单骁,”孙哲平关掉引擎和车灯,“看来他也知道我不会赶着时间到。”
车子隐在了仓库的阴影里,两人都安静地坐了一会儿,闭眼确认周围的风声,海浪拍击声,间或还有野猫的叫声。
“不像有其他人。”韩文清睁开眼。
“我过去,你等着车上,”孙哲平把匕首插进靴筒,“看手势。”
“嗯。”韩文清检查了枪和弹匣,拉开保险。
孙哲平打开车门跳了出去,理智告诉他眼前并没有什么危险,但直觉却让他的后颈一直紧绷着,就像有什么潜伏在暗处和死角,是自己没想到的。
他走得不快,也没有放轻脚步,靴底落在地上发出有节奏的沉闷声响,在离单骁还有几步之遥的地方停住了。
孙哲平看了看四周,G28的仓库门落着重锁,还积了锈灰,屋檐的棱角分明,高处有气窗,但看不清玻璃后的情形。
“来得这么早?”单骁回头看了看他。
“没你早,”孙哲平把手揣进兜里,“你的鱼钓到了吗?”
单骁坐在一张小折叠凳上,身边放着一个小渔箱,手里拿着钓竿,鱼线垂入堤岸下墨黑的海水。
“一条大鱼,”他笑了笑,看向孙哲平身后的车,“我猜你不是一个人来的?”
孙哲平不置可否地耸了下肩,说:“站在你眼前的是一个人。”
“让我猜猜是谁和你一起来的,那个讨人喜欢的小老板,还是表情凶恶的警官,总不会是那个一本正经的小医生吧?”
“你约我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,是想和我玩猜谜?”
“虽然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,”单骁说,“但听说你在这里救过龙王的命?”
“过奖了,”孙哲平漠然道:“不是我救了他,是他自己救了自己。”
“不怀念?”
“没有什么可怀念的,”孙哲平看着他说,“如果不是你提醒,已经忘了。”
“你记得清明去给手下扫墓,却不记得自己也救过人的命吗?”单骁摸了摸下巴,“有趣。”
孙哲平不耐烦地笑了一声:“所以你是约我来怀念过去的?”
“我们约的七点,”单骁转回头,去看他的钓竿,“钓鱼嘛,最重要的就是耐心。”
“……不对,”孙哲平在海风里眯了眯眼,“钓鱼最重要的,是饵。”


“韩文清的车钥匙你有吗?”
张佳乐全服武装,贴身藏好了枪,还在口袋里放了两盒摔炮,就差让张新杰带上把菜刀了。
“有,”张新杰犹豫了一下才说,“哥,我答应和你一起去,但是有一点必须说好,你得听我的,不能擅自行动。”
“你刚才就已经说过了,”张佳乐指了指自己的耳朵,笑了笑说,“你放心,我不会乱跑的。”
“……我不是担心你乱跑。”
“我知道我知道。”
张佳乐拉着他出了门,先往两边看了看,凌晨的街道空旷而冷清,地上还散落着爆竹燃放后的纸屑,在街灯下显出一副颓唐景象。
“原来大年初一的早晨是这个样子。”他嘟哝了一声。
韩文清的车就停在路边车位,张新杰拂开落在挡风玻璃上的碎纸,想了想,又开了手机电筒,俯下身看了看车底盘。
张佳乐转身过来看到这一幕,表情古怪道:“新杰……其实你也看了很多香港警匪片吧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张新杰拍了拍膝盖站起来,“走吧。”
张佳乐识趣地上了副驾,想到这里平时是张新杰的宝座,虽然好奇也不敢乱动其他东西,很怕要是翻出来一盒套子大家都很尴尬。
“地点是北区湾货运港,”张新杰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调整了驾驶座的位置,“那个地方几年前曾经发生过一次黑帮火并,死伤不少。”
“……好像有点印象,”张佳乐努力回忆了一下,“还有爆炸?”
张新杰发动了引擎,将车驶出车位:“对,今天韩文清跟我说,那件事情和孙哲平也有点牵连。”
张佳乐转过脸来。
“放心,不是他干的,”张新杰说,“但是那场爆炸里他救了龙正的命,才一步进了高层。”
张佳乐“哦”了一声,没再说话。
车驶上大道,出了偶尔一辆飞驰而过的出租车,空无一人的街头只剩红绿灯还有些动静,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城市这样安静的时候,就像风暴前的海面,正酝酿着掀起巨浪。
而远处的天际渐渐渗出了一点颜色。
“你有没有听到警车的声音?”张佳乐突然道。
“嗯?”张新杰一直在认真地观察路况,听了这话才分神去听了听。
确实有警车的声音,像在城市的另一头那么遥远,只是四周过于安静,才勉强传进了他们的耳朵,像是挠痒痒般让人心慌。
“开快点。”张佳乐道。

“时间快到了。”孙哲平抬起头,天海交际的尽头已经融成了一团模糊的光晕。
“对,要到了。”单骁放下手里的鱼竿,站了起来。
孙哲平皱了皱眉,刚想说什么,却突然回头往后看去。
在车上的韩文清也听到了,警笛的声音由远而近,正往这边而来。
他立刻向孙哲平看去,就见对方手背在身后比出两根手指,让他自己随机行动。
“你在等什么?”孙哲平站在原地,直视单骁的眼睛。
“我也很想知道,”单骁咧开嘴笑了,“我能等到什么。”
引擎声响,他们身后的车在一脚油门后急速倒车,调头往外而去。
韩文清握紧了方向盘,仓库区内因为有货车出入,每列之间有宽敞的大道,但也有不少堆积的货箱。
往外的通道有三条,他判断了一下警笛的方向,果断往其中之一驶了出去,沿海公路视野宽广,他一眼就看到从尽头的转弯处转出了一辆随处可见的长途大巴车。
几辆警车紧随其后,都开着顶灯,看距离却不像是追击,而是不远不近地跟着。
如果不是在停职期间,他应该第一时间就了解了情况,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韩文清知道目的地肯定是北区货港,也就是他身后。
是拦截还是观察?
对方车速很快,他没有太多时间思考和打听情况,正准备迎面而上时,电话却突然响了。
是他手下一个小警察打来的。
来不及犹豫,他按下免提,把电话扔到了副驾上,手握方向盘将车开上了沿海公路,既然有警车跟随就不能拦截,但也要先观察那辆大巴的情况,再调头跟——
“老大!!你现在在哪儿??”电话那头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。
“出了什么事直接说!”
“我,我也是刚得到的消息,昨天晚上,不,半夜,你知道市监狱年后就准备搬迁翻修吧……昨天晚上,又是过三十……”
“直接说!”他呵斥道。
“龙正跑了!!”电话那边语无伦次地嚷嚷着,“我怕他来找你麻烦,片子里都是这么拍的……你和嫂子都要注意安全啊!”
“说重点!”韩文清把电话一把抓了过来,另一手抓着方向盘,“怎么跑的,有没有同伙,有没有人接应,是——”
说到这里他突然顿住了,猛地抬起头看向那辆快要与自己擦车而过的大巴。
一扇车窗打开,有人挥了挥手,然后露出了熟悉的黢黑枪孔。
他瞳孔瞬间收缩,一脚踩上刹车,但枪声已经响了。

Tbc

评论(89)
热度(972)

© 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