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花

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,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。by樱织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43

43.

整个城市都安静下来的时候,已经是半夜了。
张佳乐高高兴兴地喝了两杯酒,倒到床上就抱着被子睡得人事不省,孙哲平好不容易给他脱了外套鞋子,见时间已过了三点。
他舒了口气,亲了一下张佳乐的额头,走到门边听了听外面的动静。
张新杰的卧室就在隔壁,他作息规律,今天虽然破例等到了十二点后,但很快也和韩文清回房了。
孙哲平确定没有声音后,轻手轻脚地出了门,在一片黑暗里安静地穿过走廊,但在经过餐厅门口时他突然顿住了脚步。
“去哪儿?”
餐厅的灯突然打开,孙哲平眯了眯眼睛,就见张新杰坐在餐桌旁,正看向他。
“渴水?还是饿了?”张新杰站起身,“要给你下碗面吗?”
“…………”
孙哲平觉得一个头两个大,没想到半夜开溜都能被平时十一点就睡觉的张新杰堵在门口,顿时半晌说不出话来,而张新杰真的打开冰箱,倒出一杯白水放在桌上。
“老韩呢?”孙哲平只能走进餐厅,顺手端起那杯水喝了一口。
“睡着了。”张新杰坐回了桌边。
“恐怕没有吧,”孙哲平笑了笑,说,“我猜等会就要站在我身后,准备一手刀劈晕我。”
张新杰不置可否,直接问道:“那张纸条你改过?”
“哦?”孙哲平饶有兴趣地放下杯子,“怎么看出来的?”
“落笔的力度不一样,”张新杰说,“而且你把初一改成了初二,二的上一划位置太低了。”
“嗯,所以呢?”
“你想一个人赴约?”
“本来也是约的我一个人,”孙哲平看了看他,“你当时不说,却半夜不睡觉在这里堵我,应该也不希望你哥掺合进来,对吧?”
“但他一定会很生气。”张新杰说。
孙哲平不说话了,他当然知道这一点。
“而且如果只是和单骁见面,你不用这么谨慎,会瞒着我哥,是因为你觉得这次约见有蹊跷。”
“能有什么蹊跷?”张新杰不等孙哲平说话,接着道:“单骁独来独往,在入狱前和黑道没有任何联系,出狱后也没有渠道得到资源,就算最近几天没人盯着他,能有什么大动作?”
张新杰虽然这样问,但看起来更像是思考,所以孙哲平也没有打断,一直安静听着,最后才答话。
“但他既然能找到人给我送信,说明他和龙正的交往说不定比我们想的要深,很难说还有什么底牌。”
“但从之前的情形看,他并不是想要我们的命。”张新杰提醒。
“我更觉得,最好别再想他的目的,”孙哲平笑了一声,“都是烟雾弹。”
“……”张新杰想了想,“对。”
“都说清楚了,我可以走了?还得赶时间去踩踩点,”孙哲平回过头,看向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餐厅门口的韩文清,“老韩,你也不想在家里跟我动手吧?”
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韩文清也不含糊。
这话在意料之中,孙哲平说:“万一是调虎离山呢?”
“如果这是陷阱,你一个人去,危险太大,”韩文清说,“待在家里怎么也比外面安全,除非对方有重武器并且硬闯,你觉得可能吗。”
“其实我建议过所有人一起去,或者干脆不理会,”张新杰道,“但前者可能会像上次一样让我们所有人都卷入麻烦甚至危险,后者又怕错失了逮到单骁把柄的机会。”
“……晚上你俩自告奋勇包饺子,都是避开我和张佳乐在说这些?”孙哲平无语道。
“现在离七点还有三个多小时,”韩文清道,“要不我和你一起去,要不你留下,选吧。”

张新杰拉下卷帘门,检查了门锁和所有窗户,整栋屋子都陷在完全的黑暗里,连月光也被窗帘隔绝在外,挂钟“滴答”作响,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声音。
他舒了口气,转身往后院走去。
依然是那条走廊,但这一次半途顿住脚步的却不是孙哲平,而是他了。
张新杰望着走廊尽头的人影,愣了愣。
“怎么,不认识你哥了?”张佳乐靠着墙,“啪嗒”一声开了灯。
“哥,你……”
“你吓孙哲平一次,我吓你一次,这叫什么来着,”张佳乐打了个响指,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”
“你没睡着?”张新杰半晌才说。
“有事没事突然劝我喝酒,当我傻吗?”张佳乐走过来,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但我是真饿了,去去,下碗面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
餐厅就在一步之遥,张新杰想到刚才自己跟孙哲平说的,顿时无言以对。
“加个煎蛋。”张佳乐还补充了一句。

张新杰真的煮了一碗面。
黄澄澄的荷包蛋煎得刚好,搭上两片青菜,滴了麻油,还撒了几颗芝麻。
“……你的厨艺最近好像进步了。”张佳乐端着碗,嘀咕了一句。
张新杰如实回答:“没有。”
确实是没有,虽然看上去不错,张佳乐想,张新杰最厉害的一点就是这么多年能把每碗面的味道都做得一样。
“你刚才都听到了?”张新杰迟疑了一会儿才问道。
“嗯,一半一半吧,远了点,卧室里趴在门上也听不太清楚,”张佳乐埋头吃面,一边说,“你以为我会半途冲出来?”
张新杰没有回答,但张佳乐抬眼看了看他的表情就明白了。
“就算我出来,结果不也是一样?”张佳乐放下筷子,自嘲道,“孙哲平绝对不会让我跟他一起去的,他这个人……”
说到这里他把话咽了回去,还端起碗喝了两口汤。
“他这个人有点混蛋。”张新杰帮他说了。
“咳咳,”张佳乐呛了一口,扯了张纸巾捂住鼻子,“还是要有点长幼之分,我能说你不能说。”
张新杰忍不住笑了笑。
“你知道他哪里混蛋吗?”张佳乐自己说起来,“宁愿让我活着一辈子记着他,也不会让我跟他一起死的。”
“不过想想也很奇怪,以前我看电影什么的时候总在想,谁还能记着谁一辈子呢,现在这世道又有谁愿意为谁去死呢。”
张佳乐喃喃自语了几句,转头去看窗户,但是张新杰把窗帘都拉得严严实实,连天色也无法分辨。
“天亮了吗?”他问。
“应该还没有,”张新杰看了看表,“还有一段时间。”
“你其实想跟老韩一起去,让孙哲平留下来吧?”张佳乐转回头来看他。
“是,其实之前我们都说好了,”张新杰低声说,“只是没想到对方比我们先了一步,而且他点名孙哲平,只有我俩去也没用。”
张佳乐“唔”了一声,随口说:“我还以为你是怕我一觉醒来,家里一个人都没有,气得把店拆了。”
“也有这个原因,怕你擅自行动。”
“………”
“或者说,我也不愿意让你冒险……哥,毕竟我只有你一个亲人。”
“那你决定跟老韩去同生共死的时候,想过我只有你这一个弟弟吗?”
张新杰不说话了。
“哎,老韩为什么愿意让你一起去?”张佳乐想了一会儿,又一脸疑惑道。
“因为他知道我喜欢他,”张新杰站起身,收拾了碗筷,“知道我会一辈子记着他,而且愿意跟他一起死。”
张佳乐愣住了。
“这样哦,”他突然笑了笑,“难怪呢,孙哲平那家伙……”
他以为我没那么喜欢他。
“新杰,他们约的七点是吧,”张佳乐看着天花板道,“我刚刚说什么来着,螳螂捕蝉……别跟我说你没想过。”


Tbc

评论(67)
热度(1202)

© 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