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花

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,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。by樱织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41

41.

张佳乐看着眼前的一桌子菜,喉头滚动了一下,却不是饿的。
“怎么说呢,”他努力组织了一下语言,“人不可貌相。”
“很久不做,手生了。”韩文清取下围裙。
“……谦虚了,谦虚了,”张佳乐说,“至少从卖相上就吊打孙哲平。”
“看人不能光看脸,”孙哲平教育他,“看菜也是一样。”
“尝尝。”韩文清递过来一双筷子。
事实证明韩文清的手艺不仅吊打孙哲平,还甩开张家兄弟好几条街,就是量太多了点,害张佳乐撑得半死,吃完饭后就扶着桌子边,半晌说不出话来,张新杰只能给他倒了杯茶。
“我刚从警校毕业的时候,也当过卧底。”
韩文清想站起来收拾桌子,却被张新杰按住了。
“我来吧。”
“我怎么没听说过?”孙哲平奇道。
“不是什么大案,时间也不长,”韩文清随口道,“在一家餐厅。”
“噗。”张佳乐刚喝了口茶,全喷回了杯子里。
“……”孙哲平的表情也很一言难尽,“原来你还有这个设定。”
“掌勺师父对我不错,教了很多,”韩文清说,“但那家店洗钱。”
“哦。”孙哲平点了点头。
韩文清看了看他,突然话锋一转:“你今天去找裴姑了?”
“他叫姐,你叫姑,你们差着辈分啊!”张佳乐惊道。
“……裴姑是道上的称呼,”孙哲平拍了他脑袋一下,“他说我把他叫老了,我就叫了姐。”
“他确实是个……男人吧。”张佳乐确定了一下。
韩文清说:“如假包换。”
“你怎么知道?”张佳乐用怀疑的眼光看他。
“……因为他有案底,”韩文清嘴角抽了抽,“他是龙正前任大哥的人,大哥死了,就金盆洗手了。”
“那他还帮你?”张佳乐把怀疑的目光移到了孙哲平脸上。
“他大哥的死因也有不少人怀疑龙正,所以本来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,讲道义,但也讲不到那么深去。”
“我以前就说过,”韩文清冷笑一声,“他们只有在关老爷面前才讲讲义气。”
孙哲平没答话,手指敲了敲桌子。
“你让裴姑找人盯着单骁?”韩文清又道。
“对,你既然被停职,手上肯定没有人手,而且说实话……”孙哲平笑道,“有时候这种事情,小混混比你那些小警察管用。”
“唔,”韩文清也没有反驳,“盯着就盯着,暂时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“你有什么打算?”孙哲平抬了抬眼皮。
“等过了春节再说,尾牙到了,恐怕就算裴姑那也抽不出太多人手。”
“嗯,也是。”孙哲平心不在焉道。
“哎,老韩,”张佳乐适时插了个话,“我们家春节都要去扫墓,今年你一起去?”
韩文清似乎有点吃惊,但是很快回答:“好。”
“喂,”孙哲平指了指自己:“我呢?”
“你先老实点吧。”
张佳乐丢下这句话,高高兴兴地帮张新杰洗碗去了。
孙哲平:“…………”
韩文清难得地笑了下,也站起来拍了拍孙哲平的肩膀:“老实点吧。”

洗完了碗,张佳乐还带着韩文清在家里走了一圈。
“新杰的房间有自带的卫生间,我们家也没什么规矩,既然要长住,你就自己随意啊。”
韩文清点点头:“谢谢。”
“哦,冰箱里还有牛奶和……”
张新杰咳嗽了一声:“哥,你别管我们了。”
“听到没?”孙哲平忍无可忍,拖着张佳乐的后领,把他拉回了自己房间。
“哎,干什么什么,我正在努力创造出一种宾至如归的氛围!”
“你这么高兴?”孙哲平回忆了一下,“几个月前你还恨不得拿根扫帚把韩文清打出去。”
“孙平平同志,做人要学会面对现实,”张佳乐撑着下巴说,“不过你说得也是,先找个趁手的武器,要是哪天他对我弟弟不好……”
“醒醒,”孙哲平好笑道,“你与其想这个,不如想想另外一件事。”
“什么?”张佳乐回过神来。
“韩文清都搬进来了,”孙哲平靠在门边,看着他道,“我还要回楼上?”
张佳乐的脸一下子涨红了,下午他在南街说那些话的时候被气晕了头,回过味来时就恨不得找个坑把自己埋了。
“……你就不能失个忆?”
“不能,我的后脑勺撞了一下,现在还疼。”
“你还把我脸摁在墙上呢!”
“所以?”
“…………”
张佳乐脑子里天翻地覆,正想说什么时又被孙哲平打断了。
“那我回去了?”
“哦,”张佳乐木然地点点头,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正转身开门的孙哲平愣了愣,回头看他。
“你是傻逼吗!”张佳乐咬牙,压着声音道,“他们俩就在隔壁!”

张佳乐发现自己很久没上过楼了。
自从出来这堆事情,这个原本就做着玩的征信社门上直接挂了个停业的牌子,而孙哲平除了晚上回来睡个觉,白天几乎都在花店跟他泡在一起。
“来,随便点,”孙哲平开了灯,“有没有宾至如归的感觉?”
张佳乐在后面踹了他一脚。
但事实上这个地方他还是很熟悉,不仅因为他是房东,还因为孙哲平在这里住了快两年——虽然这两年来,他也鲜有踏进孙哲平卧室的时候。
和大厅兼办公室相比,卧室里装饰更是简单,除了一张看上去还算舒适的大床、一个衣柜以外几乎算得上是空空荡荡,唯一的颜色就是窗台上放着的小花盆,隆冬时节,枝桠上只孤零零地挂着几片叶子。
“我想起第一次带你看房子的时候。”张佳乐突然道。
“对,这花还是房东送我的见面礼,”孙哲平用手指逗了逗叶子,“但我不会养,好几次都差点挂了。”
“这玩意不娇贵,隔三岔五随便浇点水,晒晒太阳就能活,”张佳乐也走了过去,看了看土,“知道我为什么送你这个吗?”
“因为房东刚好是卖花的。”孙哲平随口道。
张佳乐忍不住笑了两声:“因为那个时候我想,这人挺可怜的,一个人租这么大个屋子,却连行李都没几件。”
他转过身,看向孙哲平:“原本你是不是没打算长住?”
孙哲平愣了愣,有些想不起最初怎么想的了,只知道自己从警队宿舍搬出来后,第一个想到的地方就是这里,一个只去过两次的花店,一个只见过两面的人。
就像是凭着直觉,来碰碰运气,而且——
“我运气真好。”他低下头,吻上张佳乐的嘴角。

tbc


因为一些大家都知道的原因,此处拉灯一千字……本子见。

评论(75)
热度(1227)

© 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