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花

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,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。by樱织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40

40.

回到那条小道的时候,张佳乐突然顿住了脚步。
四周依然安静,一只野猫从院子里跟了出来,无声无息地跳上了垃圾桶,那个蜷缩的瘾君子也没了踪影,不知道是自己醒了,还是被人拖走了。
他不耐烦地拉了拉围巾,先是觉得有点热,背后和脖颈都浸出了一层薄汗,在穿堂而过的风里粘住皮肤和衣物,又激起些后知后觉的寒意。
“孙哲平。”他叫了一声。
“嗯?”孙哲平站住了,回头看他。
他们之间原本只有几步的距离,在狭窄的道路上却像是被拉长了,伸出手都无法触碰到对方。
“有话跟你说。”
“现在?”孙哲平有点意外,但还是往回走了两步,站到他面前。
“你要枪干嘛?”张佳乐上下打量了眼前的人。
“自卫,”孙哲平把手揣到兜里,“我的枪给你了,要是我没猜错,老韩的配枪估计也会被暂时收回去,得弄点武器。”
“你找人盯着单骁,真的只是盯着?”
“嗯。”
张佳乐垂下眼,沉默了片刻,又问:“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?”
“不想瞒着你。”孙哲平很快道。
“哦,说谎。”
张佳乐突然伸手抓住了孙哲平的衣领,把对方猛地推到了墙上,厚重的衣服撞上潮湿的墙面,发出一声闷响。
孙哲平毫无防备,后脑勺也磕了一下,有点懵地看向他。
“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?”张佳乐咬着牙,一字一顿地说,“你想说我离你还远着呢,你想说我不知道你以前是个什么样,你想说我知道的那个孙哲平他妈的其实是个混蛋!”
“是,”孙哲平看着他道,“我是个混蛋。”
“当初是谁先招惹我的?”张佳乐拽着他衣领的手又紧了紧,“是,我是不知道你以前过的什么日子,警匪片也他妈的都是白看了,但遇到点破事你就想让我知难而退?!”
“不是,”孙哲平皱起眉头,“我没这么想。”
“那你什么意思?告诉我你随时都可能去给不知道谁偿命?这辈子还不完下辈子接着还?”张佳乐气不打一处来,“哦,所以你还不跟我上床,怕我缠着你呢!”
“你……”孙哲平哭笑不得,“你先松手。”
“哦。”张佳乐看了他一会儿,松开了手,转身就往巷子外走去。
“喂,张佳乐。”
“张乐乐。”
“张老板。”
孙哲平在身后叫了几声,但他置若罔闻,埋着头往前走,可没走出几步就被一把抓住了肩膀。
“干嘛!”
他气势汹汹地想转身继续吵架,但孙哲平手上一个用力,直接从背后把他按到了墙上。
“靠!你抓犯人吗!”张佳乐挣扎了一下,但孙哲平却擒住了他的手,根本动弹不得。
潮湿的霉味直冲鼻腔,他心想孙哲平真是果然确实太混蛋了,他只是磕了一下他的后脑勺,这都快把自己的脸摁在墙上了。
“听我说完。”孙哲平的嘴唇贴在他耳后,低声道。
张佳乐喘了口气,安静下来。
“你对了一半,我是想说我杀过人,在阴沟里打过滚,当过别人的枪,害死过拿我当兄弟的人,欠了一屁股的债,说不定这辈子不得好死,但就算这样……”
“……就算这样,也不会让你跑的,”孙哲平捏住他的下巴,强行让他转过头来,“我这辈子是你的,下辈子也是。”
“废话,”张佳乐眼圈有点泛红,却又转不开脸,只能看向别处,“你当我怕吗?”
“你什么都不怕,”孙哲平笑了一声,松开手让他翻转过来,但依然将他压在墙上,“我却有点怕。”
“我知道你怕什么,”张佳乐含糊道,“怕我因为你沾上人命,怕我会跟着你一起……”
他的话没能说完,孙哲平已经亲了上来,堵住了他的嘴。
这是一个奇怪的亲吻,在南街杂乱而又散发着腐败气息的巷子里,身边是垃圾桶,地上有形迹可疑的针管和脏兮兮的纸巾,一只流浪猫看着他们。
他们却像是第一次接吻一般亲得忘乎所以,直到张佳乐发现孙哲平的手正通过重重阻碍伸进了他衣服里。
“这个地方!你疯了吗!”他用力推开对方的脸。
“没疯,硬了。”孙哲平喘了口气,又凑过来亲了亲他的侧脸。
“等……等等……电话!”
张佳乐的电话适时响了起来,惊走了一旁的猫。
“老韩,”他千辛万苦地从口袋里把手机掏出来看了一眼,正色道,“万一是正事呢。”

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
张新杰挂了电话,对正在穿围裙的韩文清道:“他们马上就回来。”
“嗯。”
因为不知道孙哲平带张佳乐去干什么,所以他们回家收拾好了东西,还去超市买了个菜,等到了花店才给那两人打电话。
“他们的事情办完了?”韩文清穿好了围裙,和张新杰一起站在饭厅的桌子前备菜。
“听起来是的,我哥说孙哲平只是带他去见了个老朋友。”
“他在南街的老朋友,”韩文清手上顿了一下,“不多。”
“我觉得……孙哲平大概是在想用其他的办法解决问题。”
“你也发现了?”韩文清看了张新杰一眼,“放心,张佳乐看得住他。”
大概是没想到他会这么说,张新杰愣了一下。
“干我们这行的,”韩文清手上不停,低着头说,“有些人会把老婆孩子送走,有的人干脆不结婚,不回家,把爹妈都送去敬老院,请看护。”
“天天对着那些穷凶极恶的家伙,都想着让自己的弱点少点,更少点,最好是没有。”
“为了不让他们变成被抓走的人质,被报复的受害者。”
韩文清提了一条活鱼,用刀背砸晕了,按在案板上刮鳞。
“但是人总有弱点。”
张新杰知道他想说什么,人总有弱点,不是心脏,不是大脑,而是贴着五脏六腑,沁入了血管神经,融进了骨头里,动一下就会疼。
“认识这么久,”张新杰笑着说,“还是第一次和你正正经经地要做一顿饭。”
“难得有这么长的假,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。”
“不是,”张新杰摇了摇头,“你是怕以后没机会了。”
韩文清没有回答。
“其实我不担心孙哲平要做什么,”张新杰看着那条被开膛破肚的鱼,“而是一直在想,你要做什么。”
“既然放了一个长假,”韩文清道,“如果可以,我想去直接再见一见单骁。”
“没有证据,你见他也……”张新杰顿了顿,明白过来,“你想给他一个足够好的机会,看看他能对你做什么,或者说会不会对你做什么。”
“对。”韩文清毫不避讳。
“我知道了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张新杰点点头。
“我告诉你,不是要你和我一起去冒险。”
“等过了春节吧,我们一起去。”张新杰停下手里的事情,转脸看向他。
“你就算去……”韩文清皱起眉。
“我去了有用,”张新杰打断他,点了点自己的胸口,“你的弱点在这里,丢下了谁来看着他?”

tbc

评论(69)
热度(1250)

© 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