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花

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,请善用tag分类和搜索。by樱织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39

39.

张新杰搓了搓手,呼出一口白气。
虽然韩文清让他在车上等,但他还是喜欢空旷的停车场。
风从北边而来,卷着冰渣的味道,刺得人鼻腔发痛,张新杰把围巾又往上拉了拉,挡住了半张脸。
从两人开始交往到现在,他无数次地站在这里等过韩文清,而后者常常因为工作没有那么守时,所以他熟悉四周的建筑,每一个出口,甚至能背下经常停在这里的车的车牌号,最重要的是他知道韩文清会从哪里出来。
这一次也不例外,所以韩文清从后门出来就一眼看到了他,快步走了过来。
“怎么不呆在车上?”韩文清取下手套,捂了捂他的耳朵。
“太闷了,”张新杰握住他的手,仔细看了看他的脸,“怎么说?”
韩文清“唔”了一声:“先上车。”
车里的暖气已经跑了大半,引擎发动后暖风扑面而来,张新杰刚刚坐下,眼镜就蒙上了一层白雾。
“处理结果出来了。”韩文清说。
“嗯。”张新杰取下眼镜,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。
“还算好,交个检查,停职一个月,刚好和春节连在一起放个长假。”
韩文清松开手刹,将车开出停车场。
冬日的午后依然不见阳光,从车窗看出去,厚重的云层铺展开来,像是倒映在天空中的夜海,翻滚着层层叠叠的墨浪。
张新杰沉默了片刻,说:“学校的事情处理完了,寒假我没有申请实习。”
“嗯,”韩文清说,“我也不用装成病患去占个床位了。”
张新杰眨了眨眼,好一会儿才发现对方是开了个玩笑。
“你难得放这么长的假。”他笑了一下。
“是,上一次还是刚刚认识你的时候。”
“那……”张新杰斟酌了一下,才慢慢道,“你要不要和我回家住一段时间?”
刚好遇到红灯,韩文清停下车,转头看了过来。
“花店吗?”
“对,”张新杰顿了一下,似乎又想到了什么,“我并不是说你家就不是……”
“没关系,”韩文清伸手拿过他手上的眼镜,擦了擦后帮他带上,“如果你同意,那就是我家。”
“当然,我——”
绿灯亮了,韩文清转回头去,车很快经过路口,却转了个弯,驶向另一条路。
“回家收拾东西。”韩文清说。
“我还没跟我哥说一声。”张新杰愣了一下。
“现在给他电话。”韩文清握着方向盘,一手把自己的电话递了过来。
张新杰犹豫了一下说:“他今天跟孙哲平出去了。”
“去哪儿?”韩文清有点诧异。
“孙哲平走之前说,如果你问的话,就告诉你……南街。”

张佳乐只在传闻中听过这个地方。
“好像和传闻里的不太一样。”他被孙哲平用衣服裹成一个球,艰难移动着。
这是一条狭窄的长街,冷冷清清,道路两旁的店铺很多都关着门,只有几家大排档和小超市里有人影闪动,街面凌乱,电线和广告牌在头顶交错,把视线切割得七零八落。
“冬天的话晚上比较热闹。”孙哲平回头看了看,似乎还有点不满意,又把他的围巾多缠了两圈。
“谢谢,我快勒死了。”张佳乐翻了个白眼。
“这边走。”
孙哲平无视了抗议,带他穿进了一条小道。
说是小道,不过是两栋建筑中间的缝隙,墙面上贴着各种奇怪的广告,还有用喷漆留下的电话,张佳乐好奇地望了几眼,就被孙哲平拉了一把。
“小心脚下。”
“嗯?……卧槽!”张佳乐惊了一下,自己差点踩上一只手。
“放心,不是零件。”
孙哲平把那只手踢开,张佳乐才看到是垃圾桶后蜷缩了一个人。
“死的还是活的?”张佳乐有点想发扬人道主义精神。
“活的,别管他,”孙哲平望了一眼,“打针的,救不了。”
张佳乐踌躇了一下,还想说什么却被孙哲平一把拉住了往前走,连回头看一眼都来不及,两人就拐了个弯,进了后巷。
“走这么快干嘛??”他喘了两口气。
“免得你给自己找麻烦。”孙哲平放开手,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。
“你约了人?”张佳乐看了他一眼。
“没有。”孙哲平舒了口气,往巷子的一头走去。
这里的路面比之前的小道宽敞了一些,两旁都是低矮的违章建筑,却比正街上还干净了不少,只是越发冷清。
“你以前住这儿?”张佳乐忍不住压低了声音。
孙哲平心不在焉地“唔”了一声,带着他停在了一扇铁门前。

门后是个几尺见方的小天井,堆了些乱七八糟的纸箱子,一只野猫正拿箱子磨爪,墙上用粉笔写了两个字“招租”。
孙哲平拍了拍铁门,又附在张佳乐耳边道:“一会儿少说话。”
“好歹我也遍阅警匪片好吗。”张佳乐看他一眼,比了个“ok”的手势。
孙哲平忍不住有点想笑,但一个小青年已经裹着件单薄的皮夹克到了院子里,不耐烦地问了句:“干嘛?”
“是我,”孙哲平转过头去,“裴姐在吗?”
“……孙哥?!”那小青年吓了一跳,又上下打量了他半晌,像是确认自己没认错人,“你,你怎么又……”
他掐断了话头,又往院子外张望了几眼,先急急地开了门,把两人引进里屋,又回身关好了门。
“裴姐刚打完了四圈牌,在里面呢。”
“嗯,谢了。”孙哲平掏了根烟扔给那小青年。
屋子里有股长久不散的烟混合着线香的气味,张佳乐定了定神,看向身边的孙哲平。
但孙哲平垂着眼,脸上没什么表情,熟门熟路地带他穿过堂屋,进了偏厅。
屋子中央摆着的麻将桌还没收拾干净,一个中年男人正打了个哈欠,歪在椅子上,一个一个地往盒子里扔着麻将牌。
“姐。”孙哲平叫了一声。
“哎哟,”那男人回头看了一眼,“我这小庙供出的大佛怎么又回来了?”
“来看看你。”孙哲平走过去,帮他收拾麻将桌。
“免了免了,不敢劳烦你,”男人站了起来,看了看他身后的张佳乐,笑嘻嘻道,“这回带的该不是条子吧?”
“这是我现在的房东,”孙哲平对张佳乐招了招手,“来,介绍一下,这是我前房东。”
现任房东张佳乐瞪了瞪眼,但还是压下了心头那口气,乖乖走了过去。
“哎,什么房东,骗鬼呢,”男人帮张佳乐拉了椅子,自己坐到了另一边,上下打量了一下他,“比你好看,我更喜欢这样子的,就是穿得也太多了。”
“我的人了,别打他主意。”孙哲平继续收着麻将,头也不抬地说。
张佳乐面无表情,在后面无声地捶了他一拳。
“但看这样子,就知道还没睡过啊,”那男人笑道,“小条子,你这回动作可有点慢哦。”
“我不是条子了。”孙哲平把麻将盒子推到一边。
“是啊,他现在跟着我干了,”张佳乐随口道,“在花店坐柜台当收银员。”
男人愣了下,随即笑了个花枝乱颤,抹了把眼睛后看向张佳乐:“小老板,你要小心着他。”
说完他伸出自己的两手,在张佳乐眼前摊开。
张佳乐愣了愣,他这才发现男人两只手都只有四根手指,没了小指。
“还好我不出千,要不还不知道怎么打牌呢。”
“龙正的人干的?”孙哲平皱了皱眉头。
“我自己切的,虽然他们不动我,但当年好歹是我把你荐给龙王的,”男人收回手,笑着说,“犯了错,总要付出点代价,要不怎么说得过去呢。”
“我欠你的。”孙哲平点了点头。
张佳乐转头看了他一眼。
“下辈子再还吧,”男人叹了口气,“说吧,无事不登三宝殿,什么事啊?”
“我要两把枪。”孙哲平直接道。
“嗯,还有呢?”
“我要盯一个人。”

Tbc

评论(40)
热度(1282)

© 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