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花

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,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。by樱织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38

38.

 

“欢迎光临,买花吗?”

孙哲平坐在柜台后面,面无表情地看向推门进来的两个人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韩文清和张新杰都沉默了一下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韩文清皱眉道。

“卖花,”孙哲平手里玩着剪刀,随手修着一把玫瑰的枝干,“张佳乐说花店再不开门,隔壁街坊邻居都要来关心他的生存问题了。”

“……我去看看我哥,”张新杰接过两个人的行李,转头看了看韩文清,“今天先住家里?”

韩文清点点头,却没有跟着张新杰进后屋,脱了外套后径直在柜台边的椅子上坐下了。

“有事找我?”孙哲平扔过一把剪刀给韩文清。

“你怎么想。”韩文清接过剪刀,帮忙修起花枝。

“……我觉得吧,”孙哲平见张新杰的背影消失在门后,才转过头道,“你坐在这里,对做生意一点好处都没有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要不凶神恶煞,要不吊儿郎当,还好外头看不见,要不真没客人上门了。”

花店的玻璃门紧紧关着,蒙着一层白雾,冬日的鲜花沾着水渍,在烘得人发热的暖气里几乎让人摸不清今夕何日。

“你很有自知之明。”韩文清客观点评。

孙哲平不置可否:“蹲了几天局子感觉怎么样?”

“明天归队,等候处理。”

“不是我说,你上头那些人看不惯你很久了,”孙哲平笑道,“要不是你手上功劳多,又不犯错,早被发配到交警队去看大街了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哦,人家交警队都不一定愿意要你,上上下下谁不知道你的名声,”孙哲平剪错了一根花枝,随手扔进垃圾桶里,“听说你上回吼了冯局一通?”

“那是我的问题?”韩文清口气严厉道,“为一点破事耽误时间,人质差点就被撕票。”

“哦,都是破事。”孙哲平放下了剪刀,笑了一声。

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“当初你跟我要求延缓抓捕的事,是不是没跟龙正说过。”

虽然是个问题,但是韩文清的语气却毫无疑问,所以孙哲平也没有回答。

“单骁的事,你怎么打算。”他看了韩文清一眼。

“暂时盯着他。”

“能盯多久,一两个月也就罢了,一年两年?”孙哲平道,“如果这次你被免职,还能安排人手去看着他?”

“所以我一开始就问,你怎么想。”韩文清道。

“我?”孙哲平往后靠了靠,半晌后说,“你是良好市民,但我早就不是了。”

“你没有前科,也没有案底,”韩文清皱起眉头,“你应该知道。”

“知道,”孙哲平点了点头,“但自己做过什么,自己还不够清楚?”

“我不同意。”

“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,”孙哲平掏了根烟,又给韩文清发了一根,“我是欠了龙正不少,但是不欠单骁。”

“不说我,张佳乐也绝对不会让你这么干,”韩文清道,“你最好想清楚。”

“我一直都在想,”孙哲平顿了顿,“我本来也不是他以为的那个好人。”

“别开玩笑,你还不知道张佳乐怎么想的吗?”韩文清站起身,用手指点了点他,“我不管你们两个的事情,也管不着,但是我希望不会有一天有人报警让我抓你。”

“我不会杀人的,”孙哲平点了烟,把打火机扔给韩文清,“你先担心你自己吧。”

 

张新杰先把行李放回了自己的房间,然后在张佳乐的房前敲了敲门。

“新杰?”

会敲门的肯定只有这一个,张佳乐立马翻身坐了起来。

“哥?”张新杰推门进来,就见张佳乐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坐在床上,弯着眉眼向他招手。

“回来啦?”张佳乐拍了拍自己床边,“怎么样,没出什么事吧?”

“没有,倒是你身体怎么样?”张新杰看了看他的脸色,似乎轻松了点,“之前孙哲平说你反复低烧,拖了好几天。”

“没事了,就是还有点咳嗽,”张佳乐指了指一边的桌子,“药都吃着。”

“下次……”

“哎别念了——”张佳乐拖长了声音,“听了好多次了,没下回了。”

张新杰便没再说话,坐到了床边的椅子上。

“哎,你家老韩没事吧?”张佳乐戳了戳他。

“还不知道警队内怎么处理,但算不上没事。”

“干他这行的,要是失业能找到新工作吗,他房贷还完了吗?存款……”

“……”张新杰无奈地看着他。

“我知道,开玩笑的,”张佳乐笑了笑,“比起他,我更担心你。”

“我?”张新杰愣了一下。

“你之前不是还想把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吗?”张佳乐努了努嘴,“你该知道老韩为什么不让你那么干吧。”

张新杰“嗯”了一声:“因为他知道我想当法医,档案很重要。”

“从小到大你都比我靠谱,我也不知道能跟你说什么了,”张佳乐趴在自己膝盖上,慢慢道,“但是你们既然都搞到一块儿了,我觉得……哎算了,就连找男朋友这回事,你动作都比我快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张新杰忍不住笑了一下:“我知道,别担心。”

“单骁那边,就这么让他跑了?”张佳乐偏过头。

“暂时只能这样,虽然现在韩文清那边安排了人手去盯着,但是没有理由一直这样,”张新杰两手交握在身前,又顿了一下道,“之前我们所想的,等着单骁自己露出破绽的办法也不行,他会一直牵连无辜的人。”

“说到底他除了恶心我们也没把我们怎么样,但无辜的人命却……”张佳乐咬了咬牙,嘟哝了一句:“早知道,就该在山庄把他撞下楼梯摔进医院,我们来个二十四小时看护……”

张新杰看了他一眼,半晌后道:“哥,你看好孙哲平。”

“什么?”张佳乐诧异地抬起头。

“他大概……”

“我怎么?”孙哲平抄着手站在门口,望向两人。

“靠,你走路怎么没声音的。”张佳乐吓了一跳。

“没什么,”张新杰站了起来,“晚上在家吃饭吧?我去准备。”

“哦,好的。”张佳乐愣了愣道。

孙哲平看了张新杰一眼,没有说话,任凭他从自己身边经过,往前厅去了。

“你偷听我们说话?”张佳乐一脸怀疑地盯着他。

“没有,”孙哲平走了进来,还顺手关了门,“我要是偷听就不出声了。”

“那你觉得刚才新杰要跟我说什么?”张佳乐眯了眯眼。

“我这不是在问吗?”

“……你当我傻吗?”

“不敢,”孙哲平走到床边,俯下身用嘴唇贴了贴他的额头,“是不烧了。”

“昨天就不烧了,”张佳乐揉了揉自己的额头,“怎么?有什么想说的?”

孙哲平却没有立刻回答,只是站直了身体,在床边沉默了良久。

张佳乐只能仰起头看他,觉得后脖颈有点痛。

“明天……或者后天吧,”孙哲平道,“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
 

TBC


评论(41)
热度(1013)

© 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