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花

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,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。by樱织

[黄王]剑道

武侠段子,写着玩的,很短,大概也没什么CP感……随便看看,看着玩吧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黄少天在树上睡午觉时,树下来了一个人。
这里临近官道,来个人并不稀奇,只是盛夏当午,烈日横空,晒得蝈蝈儿都叫得声嘶力竭,道上更没有往来的人迹,树下却来了个人,没有马。
他往下探了探头,见是个游方的道士。
道士将卦幡靠在树上,坐下后在腰间取下竹筒,还从怀里摸出个杯子,给自己倒了杯冷茶。
“道长,”他双腿盘着树干,吱遛一下翻转过去,倒吊在对方眼前,“算卦吗?”
道士似乎是愣了愣,然后道:“若不是光天白日的,我还以为是个吊死鬼。”
“你见过这样的吊死鬼?”他指了指自己,“这么玉树临风的?”
他这话其实说得是有些心虚的,毕竟倒吊在树上,就算再怎么是个翩翩佳公子,也很难吊出玉树临风的姿态来。
“贫道姓王,”道士却没有拆穿他,一副做生意的口吻说,“算卦两文。”
黄少天上上下下地在自己身上摸索了一遍,铜钱没找到,只掏出了一角碎银。
“不用找了,多的请王道长喝杯茶水吧。”
他用了三分力,曲指一弹,碎银子就应声没入了道士身边的树干里。
黄少天吹了个口哨,他确确实实是冲着对方的肩膀去的,但这道士身法诡异,在他眼皮子底下,整个人都硬生生地往右横移了毫厘。
“两文。”道士伸出两根手指。
“道长,你这就不对了,行走江湖啊,哪能事事如愿,”黄少天干脆也盘腿坐下了,“你看,你要两文,我恰好没有两文,给你两钱银子,你还嫌弃,这不是断了我们恰巧遇到的缘分嘛。”
“有理,”道士笑了笑,“那就欠着吧。”
“哎哎,使不得使不得,”黄少天连连摆手,“我刚出师时我家老头子就说,下了山,遇到和尚道士女人小孩,就绝不能欠他们的东西。”
“那这样吧,我请你一杯茶,”道士居然从怀里又掏出了个杯子,“两钱银子算作茶钱,附送解卦一次。”
说完他取下竹筒,倒了一杯茶,递到黄少天跟前。
黄少天接过来送到嘴边,鼻子皱了皱,一仰头喝了。
“普通的茶水只要冷了,不外乎又苦又涩,但王道长的冷茶却唇齿留香,两钱银子便宜了,”他叹了口气,“还是欠了你的。”
“这位少侠,要算什么?”道士放下竹筒,问道。
“算……”黄少天用手指敲了敲膝盖,“姻缘。”
“是要问卦,拆字,还是相面?”
“太麻烦了,你就直接看吧,”黄少天指了指自己的脸,“近日可有桃花?”
“没有。”道士铁口直断。
“…………”黄少天被噎了半晌,叹了口气道,“难怪只要两文,也太好赚了点。”
“这条官道直通向阳刘家,近日他们广邀武林青年才俊,要给大小姐选亲,”道士看了看他身侧,“刘家用剑。”
“我也用剑。”黄少天点了点。
“你不是去选亲,自然没有桃花,”道士又倒了杯茶,做了个请的手势,“听说最近武林出了一位剑客,四处挑战各大用剑的门派世家,右手剑,剑长三尺一寸,擅长偏门抢攻,但看不出师承来历。”
“因为我家老头子不用剑,”黄少天叹了口气,“你说他又不用剑,收我这个徒弟干什么,不是闲得发慌,就是闲得发昏。”
“少侠姓黄?”道士好奇问道。
“黄少天,黄袍加身的黄,少不更事的少,天高地厚的天,”黄少天接了第二杯茶,指了指自己的眼睛,“我也听说道上有位先生,左眼断阴,右眼断阳,俗家姓王,道号留行。”
“王杰希,王不留行的王,地杰人灵的杰,大音希声的希。”道士也点了点头。
“但他们说你是假道士,其实是六扇门的人。”黄少天上下打量了对方几眼,“断阴阳断的不是鬼神,是人案,看不出来啊。”
“不过都是混口饭吃。”王杰希笑了笑,真的把那卦幡给收了,叠了叠放进怀里,拿出快令牌挂上了。
“…………”黄少天把茶喝尽,杯子还了回去,“算了算了,好歹也让阴阳先生王道长给我算了一卦,此行不亏。”
“道士虽然不一定是真的,但面相却是真的,”王杰希从袖子里掏出张汗巾,擦干了杯子里的残水,“黄少侠此行,没有桃花之相,却有血光之虑。”
“接下来你是不是要十两银子卖我一张符了?”黄少天下意识地往口袋里摸了摸,“我得先看看还剩多少银子。”
“十两银子买不到我的符,但可以买我一句话,”王杰希慢慢道,“向阳刘家出了事,选亲在即,却陨了五条人命,黄少若只是想上门切磋剑技,不妨改日。”
“五条人命,这可奇了,刘家虽然算不上大门大派,但是家传渊源,人人习武,”黄少天摸了摸鼻子,“能出五条人命还不知凶手,是毒杀?”
“是剑,”王杰希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脖子,“一剑封喉。”
黄少天“哦”了一声,眯起眼,看了他半晌。
“难怪我师傅说,下了山,见了和尚道士女人小孩,都要躲得远远的,就算躲不掉,也千万不要欠他们的情。”
他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剑,又拔出来用袖口擦了擦剑身。
“喝了两杯茶,算了一卦,除了两钱银子,”黄少天道,“还得出一把剑。”
“好剑。”王杰希赞道。
“见识不了向阳刘家的剑法,说不得还要去与人搏命,”黄少天叹了口气,“好剑是好剑,可惜被人诓了。”
“见猎心喜,人之常情,黄少不必耿耿于怀,”王杰希收了杯子,笑道:“何时启程?”
“现在。”
长剑入鞘,龙吟压过蝉鸣,风过后艳阳被云遮去大半,树荫下已没了人影。


(完)

评论(35)
热度(585)

© 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