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花

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,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。by樱织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35

这个案子大概就完了,下一章挽个最后的疙瘩,再写写日常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35.

孙哲平打了个哈欠,他看了看手机,张佳乐的短信没再过来,只能一脸无聊地看向房间里对峙的几个人。
“是曾经,是吗?”张新杰继续道。
“……是,”陈丽丽用眼角瞟了一眼陈老二,低声道:“陈强是我的前男友。”
“哈,我?”一直缩在墙角没出声的陈强终于笑了一声,“你的前男友不是大少爷吗?”
“我跟他不是那种关系!”
“哦,不是男女朋友关系,是会上床的关系,”陈强咬牙切齿道,“是给我带绿帽子的关系。”
但这话音刚落,其他人都看了过来。
“所以说你也有作案动机。”韩文清道。
“……开什么玩笑,警官,”陈强勉强笑道,“我要是为这个理由就杀人,那要杀的可就多了,你问问眼前这个女人……”
“请你安静一下,”张新杰打断了他,转头看向陈老二,“你也听到了,如果说你是为了陈丽丽要帮陈强顶罪,大可不必。”
“什么?”不仅是陈丽丽,连做记录句的那个警察也不可置信道。
陈老二却像没听到一样,依然盯着地面,只是铐在椅背上的手铐抖了抖。
“……虽然我不知道那个人跟你说了什么,”张新杰在“那个人”上用了重音,“但我大概也能猜到。”
综合之前几个人的说辞和已知的情报,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陈丽丽的存在对陈老二而言十分特殊,在母亲亡故,父兄有还不如无的情况下,说不定还是唯一特殊的存在。
他们都考虑过陈老二的动机,但很明显,物质对像他这样的人都没有吸引力,如果是仇杀也不会有什么顾虑,要杀人早就杀了,而单骁说服他,只能和这个唯一能打动他的陈丽丽有关。
“我猜他跟你说,陈丽丽和陈强准备结婚?”张新杰继续道,“或者……他告诉你陈强要杀你哥哥也是为了陈丽丽?”
唯一可疑的地方,就是这个谎话太容易被拆穿了。张新杰想,不过因为冬天到了,陈大少回来度假,陈老二必然不会到山庄这边来,也没办法当面和陈丽丽对峙,但……难道他觉得我们发现不了?
“我现在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!”陈丽丽回过神来,急忙辩解道,“我和这个人!”她指着陈强,“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!我早就把他甩了!”
“是我甩了你!”陈强也吼了起来,“你这个婊子……你……”
“够了!”韩文清喝止了两人。
“你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张新杰对陈老二轻声道。
“我……”陈老二慢慢抬起头,“我困了,想睡觉。”
“什么??”一边竖着耳朵正准备做记录的警察先不干了,“现在是叫你交代问题!”
“等等,”张新杰拦住他,“让他去休息,他应该是需要……想想。”
“啊?他这脑子能想明白什么?”
“半个小时也快到了。”韩文清看了看表。
时间问题,那警察只能不情不愿地上前将陈老二铐在椅子上的手铐解开,再重新将两手铐在一起,整个过程对方都十分安静和配合。
孙哲平便先退出了房间,而他前脚刚跨出门,张佳乐的电话就打过来了。
“嗯?是我,不是你弟弟,”他溜达到走廊上接电话,“你说什么?陈老二很危险?”
他拿着电话回头看了一眼:“看不出……”
话未说完,他就听到桌椅翻倒和尖叫呵斥混杂的声音。

“喂??喂??”张佳乐拿着电话奔出了木屋外,“孙哲平!你还在吗!?”
孙哲平的话说了一半就没声了,接着是各种乱七八糟的人声和击打声,还有人在大喊“不能用电棒!”
“喂!!怎么回事??操!!”张佳乐恨不得把电话扔进雪堆里。
“出什么事了吗?”单骁跟着他走了出来,在身后问道。
“你……”张佳乐挂了电话,回头看向他。
“哎哎,别吓我,”单骁笑道,“先说好,我一不擅长打架,二不喜欢暴力……你这个样子,可不像是个花店老板啊。”
“所以往我店里送花盆的人就是你咯?”张佳乐反而平静下来。
“我只是顺路买过花,”单骁往前走了一步,站在了他面前,“是家好店。”
“我没功夫听你瞎扯了,马上回去。”
张佳乐吐了口气,撞开单骁就想进屋叫那几个警察,手腕却被拉住了。
“别急,听我说两句,”单骁贴近他耳边,“我在牢里改过自新的时候,认识了一个叫龙正的人……真是个了不起的人,我很佩服他,也很喜欢他,还从他嘴里听说了不少孙哲平的事情。”
“关我屁事,”张佳乐抬起手,“放开。”
“我刚刚不是说我在你店里买过花?”单骁道,“其实好几年前,孙哲平也到你店里买过花,一个大年初一的早上……”
张佳乐愣了一下。
“别问我怎么知道的,那是龙王第一次派他办事,当然会有人盯梢,你知道派他干什么事吗?”
张佳乐想起来了,那天早上他起来尿尿,顺便出去丢垃圾,却见门口杵了个人,一大早就要买玫瑰。
“他拿着你卖他的玫瑰,去杀人,”单骁点了点自己的额头,“嘭!脑门上一枪,流了一地的脑浆……”
张佳乐没让他把话说完,手臂一扭挣开了束缚,抓着单骁的脖子猛力一推,直接将他按倒在了雪地上,“啪唧”一声,附近的树杈也抖落了不少积雪。
单骁似乎是没料到他突然动手,刚回神,就见一杆黑黢黢的枪口顶到了自己的额头上。
“嘭。”张佳乐面无表情道。
单骁瞳孔收缩了一下:“这是一个不好笑的笑话?”
张佳乐却笑了,道:“这是感谢你告诉我,他拿着玫瑰不是去找女人表白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
单骁还想说什么,但张佳乐已经收起枪站了起来。
“怎么回事?”一个警察听到声响,在门口探出头问。
“山庄那边好像出事了,”张佳乐道,“我们最好马上回去。”
“那边能出什么事?”
张佳乐刚想回答,电话适时响了,他立刻接了起来。
“嗯,什么??怎么会……我这边……”他看了一眼还坐在地上的单骁,“我们马上回来。”
“哦?真出事了?”单骁拍了拍自己头上的雪。
张佳乐吐了一口白气,道:“陈强受了重伤。”

孙哲平挂了电话,有些烦躁地骂了一句。
韩文清和几个警察一起压制着陈老二,他的两手关节都被卸了,却依然还在挣扎,最终被一皮棍敲上后颈才晕了过去。
“必须马上送他下山,”张新杰查看了陈强的伤口,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处理,“现在。”
黄警官闻讯而来,看到眼前的场面也吃了一惊,赶紧安排人手先送陈强下山,顺便把陈老二五花大绑,一起押送。
“怎么回事,”黄警官阴沉着脸,看向韩文清,“这事情……你得负责啊,老韩。”
“是我的责任,回去后我会跟局里报告,给你们出公函。”韩文清也没含糊。
黄警官的脸色这才好看了点,转向一边的小警察,斥道:“怎么搞成这样,这么多人也制不住一个傻子吗?!”
“不,不是啊,他一直都很配合,我们也上了手铐啊,”小警察语无伦次道,“但是没想到他经过陈强身边的时候才突然发了疯,拿自己的手铐勒住了陈强的脖子,扯着他的头就往墙上撞,你不知道他劲有多大,简直,简直……”
几人都沉默了下来。
“他不只是个傻子,还是个疯子。”孙哲平嘲道。
黄警官也无话可说,只能恨恨地瞪了几人一眼,说了句“等那几个人回来,都下山!”
“把山庄经理,还有陈丽丽一起带走。”张新杰平静道。
“还用你说!”黄警官语气不善地答了一句,气呼呼地转身走了。

待其他人都走了干净,孙哲平才道:“还是被耍了。”
“我们时间太少,就一个晚上,不可能查得那么周全,”韩文清的脸色也不好看,“单骁知道陈老二的开关在哪里,所以才卖了这么个破绽给我们。”
“还是和他预计的一样,之后就算陈老二承认自己是顶罪,或者供出单骁,他的话也难当证据了,”张新杰搓着自己的手,“况且现在这路况,按陈强的状况,很可能……”
“麻烦最大的是你,老韩,”孙哲平看了看韩文清,“插手他局的案子,还搞得嫌疑人重伤可能不治,你们那破局子保不住你。”
“我知道,”韩文清沉声道,“一开始他把地方选在这里而不是我的辖区,大概就已经打了这个主意。”
“是我提出要和陈老二谈的,”张新杰立刻道,“我太想当然了,应该……”
“不管你的事,”韩文清马上打断了他,“这话不能再说,现在不行,到了警局里更不行。”
张新杰皱起了眉头。
“知道了吗?”韩文清加重了口气。
张新杰叹了口气,道:“知道了。”
“哦,”孙哲平在一旁道,“我要跟张乐乐说,你凶他弟弟。”
“……”韩文清却笑了一下,“算了,等张佳乐回来,其他的我们下山再说。”
“也是,”孙哲平望着窗外的雪林,沉默了一会儿道,“这破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呆了……”
……只想快点看到张佳乐。


Tbc

评论(47)
热度(1047)

© 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