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花

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,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。by樱织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33

我又活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33.

“自首?”张佳乐用手捂着嘴,边说边往四周看了看。
“对,但也不意外,”张新杰和他站在一起,同样压低声音道,“毕竟按我们的猜测,他就是打算一个人把事情扛下来。”
“那陈强呢?”
“交给警方了,就看他们能审出多少,”张新杰顿了顿,道,“我们毕竟不是警察,这里也不是韩文清的辖区。”
张佳乐不置可否地“唔”了一声,转头看向房间另一边。
韩文清依然在和警察交涉,孙哲平一脸不耐烦地站在他身边,偶尔插上一两句话。
警察已经接管了现场,住客都被集中到了餐厅里,由两个警察一个个地坐笔录,而他们几个算是重要证人,只能在大厅里和警察呆在一起,嫌疑人则暂时关押在两个房间里。
“单骁的事情……”张佳乐敲了敲张新杰的肩膀。
“他们应该不会提,”张新杰下意识地往餐厅的方向看了两眼,“但我们没太多时间。”
“嗯?”张佳乐转回目光。
“他们肯定不会在这里过夜,等法医到了过后,勘查完现场,就要带人下山了。”
“哦,我们肯定得跟着走,但单骁只是个……普通住客,是这个意思吗?”
“对,”张新杰点了点头,“在那之前,我得想办法和陈老二谈一谈。”
“很巧,”张佳乐摸了摸下巴,“我也想和单骁谈一谈。”
张新杰看了他一眼,迟疑半晌道:“今天早上……”
“咳!”张佳乐马上清了清嗓子,“啊?早上什么?”
张新杰愣了一下,道:“我不是说你和孙哲平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张佳乐脸有点发烧,咬着牙低声道,“我知道!”
张新杰忍不住笑了下,接着说了下去:“今天早上,是单骁和孙哲平说了什么吗?”
“你那时就醒了?”张佳乐诧异地望向他。
“是,而且孙哲平应该也知道我醒了。”
“哦……我没问,”张佳乐飞快答道,“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单骁说了些什么。”
张新杰正准备再说什么,就见韩文清和孙哲平走了过来。
“怎么样?”张佳乐立刻问。
“他们要派人去陈老二在后林子的住地看看,在找带路的人。”韩文清道。
“陈丽丽应该是最熟悉路的了,但……”张新杰沉吟了片刻,“我希望陈丽丽能留下来,和我一起去和陈老二谈谈。”
“所以我们推荐了单骁,”孙哲平道,“说他来摄影,曾经去过那边取景。”

出乎意料的是,单骁答应得非常干脆,也没对他们胡编乱造的理由有什么异议。
“他也想看看我们还能搞出什么花样。”韩文清冷声道。
“陈老二那边……”张新杰看着他。
“按说是不合规矩,但他们答应给我们半个小时,而且他们的人得在场。”
这个“他们”是谁,张新杰心知肚明,点头道:“可以。”
“但单骁那边我们也不能放着不管,还是得盯紧他,那边也同意我们出个人。”
“我去。”孙哲平和张佳乐同时出声,然后又同时转头对望了一眼。
“我一个人去。”张佳乐立刻补充道。
“你去干什么?”孙哲平沉声道。
“……他对我没戒心,”张佳乐自嘲道,“这点自觉我还是有的。”
这话让孙哲平一时语塞,只能看了另两人一眼。
“我同意。”韩文清道。
“我不同意。”张新杰紧接着道。
“……你们……”张佳乐一个头两个大,干脆一拍桌子,“来,举手表决!”
“哥,这种时候……”张新杰皱了皱眉想反对,但被张佳乐截断了。
“我不是开玩笑,”他收起笑意,看着孙哲平道,“你觉得我连盯个人都办不到?”
“没有,”孙哲平按了按鼻梁,语气里带着点疲惫,“没这个意思。”
“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,”张佳乐看了看大厅里的其他人,嘟哝了一句,“但我保证我比那些人有用。”
“还有,”见孙哲平准备开口,他继续道,“我保证我能安全回来。”
“你拿什么保证?”孙哲平口气不善道。
“附议。”张新杰举手。
“朕要被你们气死!!”张佳乐抓狂地喊了一句,引来一屋子警察注目。
孙哲平看了他半晌,最后叹了口气道:“好吧,我同意。”
张新杰诧异地看向他,沉默片刻后道:“孙哲平,你知道单骁的目的,而且他知道你们的关系,如果……”
孙哲平“嗯”了一声,说:“我知道,但是你应该也清楚,如果他想这么简单地对付我们,就不会有现在这些事了。”
“与其说他会对张佳乐不利,不如说……”说到这里他顿了顿,“我认为他不会在这种时候出手。”
“总之三比一了,”张佳乐拍了拍张新杰的肩膀,“别担心,你还记得你哥我高中时在学校一打五的光辉事迹吗?”
“…………”

他们往林子里去的队伍一共五个人,三个配枪的警察,一个配枪的花店老板,还有一个心怀不轨的普通住客。
积雪晃眼,张佳乐带了个从酒店小卖部扒拉出来的廉价墨镜,看单骁的表情就像看一个嫌犯。
“林子里路不好走,”单骁走在最前面,“还有些套动物的陷阱,大家注意脚下。”
但雪已经漫过了脚踝,再怎么注意也是徒劳,大家只能拿一人掰了根树枝,边走边往前探路。
“咳,”张佳乐一边扫着雪堆,一边加快了几步,走到了单骁身边,“单先生上次来的时候,没下雪吧。”
“可以不用叫得这么客气。”单骁笑了笑道。
“哦,”张佳乐从善如流道,“那老单你第一次过来这林子里是误打误撞?”
“……也不算,”单骁呼了口白气,当真和他聊了起来,“是看到山庄围墙有一处是塌的,而且看起来时间很长了,奇怪为什么不修,问问了他们说后面有路。”
“……我还真看不出哪里有路。”张佳乐无语地望了望眼前的景色。
这是片稀疏的云杉林,没有遮天蔽地的枝桠,但也没有肉眼可见的道路,动物多是冬眠了,除了偶尔积雪掉落的声音,几乎鸦雀无声。
“你看。”单骁敲了敲身边一棵树干,树皮上刻了个箭头。
“谁刻的?”张佳乐扫了一眼。
“不知道,”单骁叹了口气,“但据说那屋子以前是给看林人住的……孙警官不是进过这林子吗,他没告诉你有记号?”
来了。张佳乐在心里骂了一句,随口道:“他不是警察。”
“是吗?”单骁若有所思道,“但我看他一直参与查案。”
他这句话声音大了些,另三个警察都看了过来。
“哦,他侦探小说看多了,是福尔摩斯的粉。”张佳乐张口就来。
“…………”
“诶,不过你怎么知道他进过林子。”张佳乐又看了他一眼。
“今早听孙……先生随口说了一句。”
张佳乐拖长声音“唔”了一声,又笑了。
“你知道他为什么让我来吗?”
这句话让单骁也愣了愣。
“因为……阿嚏!”张佳乐打了个喷嚏,揉了揉鼻子,“嗯,不告诉你。”
因为他知道你会跟我说什么。
张佳乐想。
他想让我知道别人眼里的他是个什么样子。

Tbc

评论(70)
热度(1148)

© 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