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花

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,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。by樱织

[韩张/ABO]猎物(嘘)

朋友们,“他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”是前人的智慧,是无数车友心血的结晶,一定不要辜负第一个发明这句话的先驱,要不然就会像我这样,本来想开个车,结果在车库里倒车倒不出来,撞墙三天……感觉会有错别字,但是心力交瘁眼花缭乱,先这样了。


禁止使用转载功能,后半段是图,你懂的,嘘。

*ABO车预警,请注意避雷……第一次开这条路,有点打滑,随便吃吃吧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在此之前,张新杰从未相信过一见钟情。

当然,在遇到韩文清后他也没有立刻就相信,而是花了一点时间去思考,在这个时间,这个地点,自己是因为什么而勃然心动。

周六的下午三点十分,明窗净几的家庭餐厅,户外的小花园里也摆放了几张餐桌,有晒太阳的老人,还有围着秋千的孩子。

有点吵闹,但那点吵闹声似乎又有些远。他坐在室内靠窗的位置,透过玻璃的日光有些晃眼,所以在对方站到他面前时,他正在尝试将窗帘放下来一些,却失败了。

“抱歉,我晚了……”男人看了看表,“十分钟。”

说完这位alpha微微倾身,接过了他手中的窗帘拉杆,仔细地看了看和窗帘的接口。

距离似乎稍微近了一点,他抬起头就能看到男人手腕的轮廓,还有袖口下日光投落的阴影。空气里带上了一点须后水和香烟的味道,盖住了浅淡的信息素,但张新杰还是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。

“好了。”

窗帘被降下了一半,突然变化的光线让他眨了眨眼看向对方,连带着心脏也跟着鼓动了一下,发出微微的刺痛。

Alpha走到桌子的对面,拉开椅子坐下。

“我是韩文清。”

男人的声音有些低沉,带着略微暗哑的嗓音,张新杰注意到他可能是有好几天没休息好,眼里有些疲惫的血丝。

“我是张新杰。”他呼出一口气,说。

 

约出韩文清很不容易,张新杰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猎头顾问,在见面前就意识到这笔买卖大概很难谈成,虽然上家给出了让旁人艳羡的薪酬和岗位,但韩文清却出乎意料的固执。

在见面后张新杰却更加确认了一点。因为韩文清在面对他时甚至毫无戒备,说明对方不是为了争锋相对的谈判而来。

“感谢你们的认可和邀请,”韩文清开门见山,“所以我认为当面拒绝会比较礼貌。”

果然。张新杰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。

这就像是一场糟糕的相亲开头。他突然不合时宜地想到。

也许是他的沉默造成了对方的误会,韩文清等待片刻后,就想站起来。

“如果没有其他事情……”

“啊,请等一下,韩先生,”张新杰微微起身阻止了对方,“按我们电话里的约定,你给了我半个小时的时间。”

“没错。”韩文清顿了一下。

“那如果不介意的话,可以聊聊天吗?”

“……可以,”韩文清坐回了位置上,“不过我的决定不会改变。”

“嗯,”张新杰说,“但你不能阻止我做最后的努力。”

韩文清看着他,点头道:“确实不能。”

但张新杰后来回想,似乎当时的自己也并没有做什么努力,只是在初夏的午后,就着一杯味道乏善可陈的咖啡,说了一些零零碎碎的话。

韩文清不太健谈,但一直认真地听着,从疲惫到看上去有些困倦,最后还了个哈欠。

“抱歉,”韩文清捏了捏鼻梁,道,“我最近休息得不太好,昨晚只睡了三个小时。”

“是我占用了你的时间。”张新杰笑了笑。

这就像是一场糟糕的相亲开头,他又一次想到,但说到底结果却没有那么糟糕。

他们在餐厅门口礼貌地道别,并交换了私人手机号。

 

作为一个omega,张新杰很少会把私人号码留给任何alpha,似乎这种行为总带着些心照不宣的尴尬、微妙冲动和复杂的目的性。

但这一次他并没有犹豫太久,就将对方的号码存进了电话,并且在后来的几天频繁地看向手机屏幕。

一种十分新奇的体验。会让他偶尔在工作中走神,想起那个有些莫名的下午。

在他们这一行,猎头顾问被称作“鹰”,而目标则是“狐”,如同狩猎者与猎物的关系,而如今却似乎调换了位置。

所以韩文清在主动约他第二次见面时,张新杰反而犹豫得比留下手机号码更久。

“工作很忙?”韩文清在电话那头道。

“没有,”张新杰突然记起了韩文清的工作时间表,顿了一下道:“没关系,我有空。”

除开上次失败的工作洽谈,这应该算得上是他们第一次约会,双方似乎都有些笨拙地按部就班,并且各自心怀鬼胎,对着一桌子菜没什么食欲。

“我感觉好像被坑了,”最后韩文清突然道,“被介绍我来这里的那个同事。”

他说得一本正经,张新杰却有点想笑,说:“我想他应该是好意。”

这里应该是在杂志和网络排行上高居不下的店,菜品很有特色,装修十分懂行,但正是因为这样,让在这里的用餐都显得得格外的别有目的。

韩文清“唔”了一声,手指无意识地敲击着装满冰水的玻璃杯。

张新杰的目光落了过去,那是一双很大的手,指节分明,带着点薄茧,袖口往上挽到了手肘,露出了手臂结实的线条。

他突然愣了愣,因为在对方小臂的内侧有一个注射针孔,似乎是刚扎过没有多久。

那是注射抑制剂的位置。张新杰立刻收回了目光,喉咙有些发干。

韩文清来见他前,特意注射了抑制剂。这像让他突然意识到了两人之间关乎身体本能和情欲的联系,但在这个时间地点,这个联想显得有些过于不合适了。

“热?”韩文清看着他道。

“……没有。”他用手背贴了贴下自己的脸颊,有点发烫。

“走吧,”韩文清拿起账单,“我们到外边走走。”

初夏的夜风确实比室内的空调清爽得多。

餐厅的地点离海很近,有蜿蜒的小道可以通向海岸,他走在韩文清身边,手臂偶尔摩挲在一起,布料的沙沙声在寂静的空间里显得有些刺耳。

他们安静地走了一会儿,直到可以看到海。

韩文清转头看了看他,他下意识地望了回去,在昏暗的路灯下,对方硬朗的五官下浮着淡淡的阴影,表情却似乎有点困惑。

“张新杰,”韩文清道,“你相信一见钟情吗?”

这是一句十足调情的话,原本应该搭配着暧昧或轻浮的语调,可韩文清却说得十分认真,像是在和他探讨一个严肃的命题。

所以张新杰张了张口,最终还是顿住了。

而韩文清似乎也并不是想要他的回答,而是伸出手抚向他的侧脸,手指插进了发际,然后低头靠了过来。

“行吗?”韩文清低声问了一句。

张新杰没有说话,只是微微抬起下巴,迎接了一个只是轻轻触碰的,干净的、带着海风气息的亲吻。





评论(90)
热度(2433)

© 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