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花

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,请善用左方tag分类和搜索。by樱织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45

本子已经开始预售,我还是会在lofter更新直到完结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45.

“警车,”张佳乐看了看车窗外,“和我们一个方向。”
“看来没错,”张新杰握着方向盘的手又紧了紧,“那边……”
他没有把话说完,但张佳乐也明白。
天空已经敞亮,警车的呼啸声压过了清晨的鸟雀,张佳乐开了点窗,刺骨的深冬寒气席卷而入,让脑子清醒了些。
“广播。”张新杰突然道。
“对哦。”张佳乐回过神来,立刻打开了车载电台。
但接连调了几个频道都没听到什么和北区港口有关系的消息,但另一条插播新闻让他的手顿了顿。
“今日凌晨,市监狱有一名犯人越狱逃脱,其接应同伙...

【本宣】Keep out【双花/韩张】

么么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原作:全职高手

CP:  双花/韩张

字数:15W+

页数:350P+

尺寸:A5

封面:Adling

漫画:15条

GUEST:彩铅秀秀

赠品:明信片一套4张(adling)

特典:双花韩张立牌(adling),徽章组4个一套(15条)

预售地址:点我

19号19点正式上架

具体请见图↓


[双花]我正在亲吻你

孙哲平同志生日快乐x2

爱你哦x2

这是参加生贺无料的文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 

注:本文非原作设定,但仍为荣耀网游背景


1.

百花缭乱坐在尖塔的最高点,颇有点俯视众生的味道。

脚下乱哄哄的一片,七夕活动刚开,维护结束后服务器就爆满,成群结队的狗男女、狗男男、狗女女塞满了活动广场,还有无数想趁机脱离组织的单身男女自成方阵,互相待价而沽。

“简直就像人民广场的相亲角。”

他在公会频道里敲了一排字,顿时引起强烈反应。

“二当家你也在做任务???你什么时候有对象了??老大知道吗??”...

【2017孙哲平生贺/A】Aloft【双花】

孙哲平生日快乐哟,爱你

一个职场paro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张佳乐愣了愣,孙哲平也抬头看到了他。

“真巧。”孙哲平说。

夏日阳光充沛,观光电梯的玻璃墙明晃得刺眼,巨大的城市在孙哲平身后展开,像是蛰伏在鱼眼镜头后的野兽。

“嗯,”张佳乐看了一眼楼层,“去销售部?”

其实也算不上巧,两人在一个公司上班,虽然楼层和部门不同,但上上下下,总能在电梯里遇到几次。

“交东西。”孙哲平扬了扬手里的一叠材料。

“我去十五楼,”张佳乐顿了一下,“今天……”

照常理来说,普通同事之间的对话到此就该结束了...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44

44.

冬日的黎明来得很晚。
北区货运港口几年前曾经历过一次爆炸事件,之后新建的仓库一概灰白相间,方方正正地排列开来,在夜色里如同古旧的棋盘。
孙哲平在两个仓库之间的通道停下车,距离不近不远。云层浅淡,将要西落的月光压过稀疏的路灯,坐在车里就能看到约定的G28仓库,拉长的海堤线,和一个钓鱼的人。
“有人。”韩文清低声道。
“是单骁,”孙哲平关掉引擎和车灯,“看来他也知道我不会赶着时间到。”
车子隐在了仓库的阴影里,两人都安静地坐了一会儿,闭眼确认周围的风声,海浪拍击声,间或还有野猫的叫声。
“不像有其他人。”韩文清睁开眼。
“我过去,你等着车上,”孙哲平把匕首插进靴筒,“看手势。”
“嗯。”韩文清检查了枪和弹匣...

[双花]乐乐哥和孙平平

怎样的称呼最能体现出双花其实是一个年下CP?

经过研究,我觉得大概是“乐乐哥”和“孙平平”

不是文,是个段子


三岁时,孙哲平小朋友穿着开裆裤,哭兮兮:“乐乐哥,吃果果么。”

八岁时,孙哲平大朋友一身泥,在楼底下喊:“乐乐哥!!后山捉蛐蛐去吗!”

十三岁时,孙哲平小同学剪了个小平头,有点酷拽了:“喂,乐乐哥,放学后门有人堵你。”

十八岁时,孙哲平大同学背着包上大学去了,不乐意叫哥了:“走了张乐乐,回见啊。”

二十三岁时,孙哲平同志毕业了,拎着行李回来,又乐意叫哥了:“哎乐乐哥,要不你以后就跟我过呗。”


——二十八岁,孙哲平同志偶尔会在床上突发奇想:“乐乐哥,叫个孙平平来听...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43

43.

整个城市都安静下来的时候,已经是半夜了。
张佳乐高高兴兴地喝了两杯酒,倒到床上就抱着被子睡得人事不省,孙哲平好不容易给他脱了外套鞋子,见时间已过了三点。
他舒了口气,亲了一下张佳乐的额头,走到门边听了听外面的动静。
张新杰的卧室就在隔壁,他作息规律,今天虽然破例等到了十二点后,但很快也和韩文清回房了。
孙哲平确定没有声音后,轻手轻脚地出了门,在一片黑暗里安静地穿过走廊,但在经过餐厅门口时他突然顿住了脚步。
“去哪儿?”
餐厅的灯突然打开,孙哲平眯了眯眼睛,就见张新杰坐在餐桌旁,正看向他。
“渴水?还是饿了?”张新杰站起身,“要给你下碗面吗?”
“…………”
孙哲平觉得一个头两个大,没想到半夜开溜都能被平时...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42

42.

孙哲平还真的老实了下来,反倒是韩文清闲不住,没过几天就开始瞎转悠,最后把店里所有的活儿都抢着干了。
弟弟弟妹太能干,张佳乐被迫赋闲,外边又太冷,只能每天和孙哲平窝在家里打打牌,看看片儿,滚滚床单,虚度了半个月的光阴。
“太闲了,”张佳乐趴在桌子上,忍不住感叹,“这样下去我都不想动了,当咸鱼真好。”
“知道为什么别人家都喜欢上门女婿了吧?”孙哲平十分赞同,“还不用发工资的。”
“去你妹的,你才女婿,”张佳乐指了指外间,“小心老韩听见揍你。”
“哦,我不介意,”孙哲平指了指自己,“女婿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
张佳乐决定再也不把大好青春浪费在和孙哲平斗嘴上。
“都大年三十了,早点关店吧,”他看了看表,“等会叫新杰...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41

41.

张佳乐看着眼前的一桌子菜,喉头滚动了一下,却不是饿的。
“怎么说呢,”他努力组织了一下语言,“人不可貌相。”
“很久不做,手生了。”韩文清取下围裙。
“……谦虚了,谦虚了,”张佳乐说,“至少从卖相上就吊打孙哲平。”
“看人不能光看脸,”孙哲平教育他,“看菜也是一样。”
“尝尝。”韩文清递过来一双筷子。
事实证明韩文清的手艺不仅吊打孙哲平,还甩开张家兄弟好几条街,就是量太多了点,害张佳乐撑得半死,吃完饭后就扶着桌子边,半晌说不出话来,张新杰只能给他倒了杯茶。
“我刚从警校毕业的时候,也当过卧底。”
韩文清想站起来收拾桌子,却被张新杰按住了。
“我来吧。”
“我怎么没听说过?”孙哲平奇道。
“不是什么大案,时间也...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40

40.

回到那条小道的时候,张佳乐突然顿住了脚步。
四周依然安静,一只野猫从院子里跟了出来,无声无息地跳上了垃圾桶,那个蜷缩的瘾君子也没了踪影,不知道是自己醒了,还是被人拖走了。
他不耐烦地拉了拉围巾,先是觉得有点热,背后和脖颈都浸出了一层薄汗,在穿堂而过的风里粘住皮肤和衣物,又激起些后知后觉的寒意。
“孙哲平。”他叫了一声。
“嗯?”孙哲平站住了,回头看他。
他们之间原本只有几步的距离,在狭窄的道路上却像是被拉长了,伸出手都无法触碰到对方。
“有话跟你说。”
“现在?”孙哲平有点意外,但还是往回走了两步,站到他面前。
“你要枪干嘛?”张佳乐上下打量了眼前的人。
“自卫,”孙哲平把手揣到兜里,“我的枪给你了,要是...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39

39.

张新杰搓了搓手,呼出一口白气。
虽然韩文清让他在车上等,但他还是喜欢空旷的停车场。
风从北边而来,卷着冰渣的味道,刺得人鼻腔发痛,张新杰把围巾又往上拉了拉,挡住了半张脸。
从两人开始交往到现在,他无数次地站在这里等过韩文清,而后者常常因为工作没有那么守时,所以他熟悉四周的建筑,每一个出口,甚至能背下经常停在这里的车的车牌号,最重要的是他知道韩文清会从哪里出来。
这一次也不例外,所以韩文清从后门出来就一眼看到了他,快步走了过来。
“怎么不呆在车上?”韩文清取下手套,捂了捂他的耳朵。
“太闷了,”张新杰握住他的手,仔细看了看他的脸,“怎么说?”
韩文清“唔”了一声:“先上车。”
车里的暖气已经跑了大半,引擎

[双花/韩张]Keep out.038

38.


“欢迎光临,买花吗?”

孙哲平坐在柜台后面,面无表情地看向推门进来的两个人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韩文清和张新杰都沉默了一下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韩文清皱眉道。

“卖花,”孙哲平手里玩着剪刀,随手修着一把玫瑰的枝干,“张佳乐说花店再不开门,隔壁街坊邻居都要来关心他的生存问题了。”

“……我去看看我哥,”张新杰接过两个人的行李,转头看了看韩文清,“今天先住家里?”

韩文清点点头,却没有跟着张新杰进后屋,脱了外套后径直在柜台边的椅子上坐下了。

“有事找我?”孙哲平扔过一把剪刀给韩文清。

“你怎么想。”韩文清接过剪刀,帮忙修起花枝。

“……我觉得吧,”孙哲平见张...

1 / 18

© 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