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花

2013年后同人文存放,请善用tag分类和搜索。by樱织

【花落鹊桥/25H】围城【双花】

大孙生日快乐啦,爱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1.

他们第一次住在一起,是好多年前。

夏日苦长,但K城四季如春,他们背着背包住进了一栋新盖的宿舍楼,楼下有一棵老树,施工队小心翼翼地避开了了它。

老树枝繁叶茂,恰巧挡住了房间向阳的窗户,透过枝桠的阳光七零八落地洒在玻璃上,那些金色的斑斑点点,很久以后张佳乐都还记得 。

“大树底下好乘凉。”

领队一本正经地对他们说,而孙哲平嗤之以鼻。

他忙着和张佳乐用石头剪刀布来决定自己睡哪张床,对于两个刚刚离家的青少年而言,这仿佛是头等大事。

因为从此以后他们就是并肩而战的队友...

【马场林】末日来临前的恋爱

这是之前给毛夜的马场林本写的G!拿来混混更新……


==================

夏天到了。

马场善治清楚地感受到这一点的时候,林宪明正在他面前换一条裙子。

那是一件有些轻薄的纺织品,似乎能看到穿着者瘦削的盆骨线条,与布料恰到好处地贴合在一起。

“好看吗?”林随口问了一句。

“就那样吧。”

马场确实不太懂要怎么分辨这种东西的美丑,所以给不出对方想要的答案,林发出一声轻哼,盘腿坐到地上。

“裙子会皱掉的。”马场善意地提醒道。

但林似乎并不在意这件事,他用手指卷着头发,半晌后说:“说起来,世界末日要到了。”

“啊?”

斜躺在沙发上的马场愣了愣,似乎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...

【CP22】<新/疆/三/杰>摊宣

keep out会在这里掉落少量!!还有需要的小伙伴请留意一下!!

一样的羊:

摊位【乙L01-02】只在DAY 1!





 @梦小夜_迎风撒尿 和我坐摊,希望大家来唠嗑!

[双花/abo]槲寄生(18-20)

我尝试了半个小时,还是说那啥词发不出来,没办法,只有贴图了,真的啥也没有的……很气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[老九门/盗墓笔记][启红]杏沾衣(二十六)

慢慢来,大家岔着更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26.


一席接风宴,不管各人心怀了什么心思,面上都是宾主尽欢。席面散去后,二月红先遣了陈皮阿四回家,让他自去打点另辟堂口的事情,陈皮阿四虽有一肚子的话想和二月红说,也不得不先走一步。

而得了张启山的准话,余下几人也都心有盘算,各自匆匆告辞而去,只余下张启山、二月红和小解九三人,堂倌进来绞了手巾,奉上解酒茶和果点。

“咳,”小解九咳嗽了一声,“不是小九不识趣,确实是有几句话想跟大佛爷说。”

“巧得很,”二月红笑道,“我也正有几句话想和小九爷说说。”

张启山笑了一声,坐到一旁...

[双花]你正在亲吻我

张乐乐生日快乐啦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1.

网恋这种事,在张佳乐近二十年的人生里,这还是第一次。

当然,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,毕竟浸淫网游多年,身边多的是各种如胶似漆、反目成仇、小三小四小五、成婚多年才发现对象是人妖等等八卦——而抛开这些乱七八糟的,网恋界的最高标准似乎都是同一个,奔现。

作为一个第一次网恋——同时也是第一次搞基的有为青年,张佳乐愁眉苦脸地坐在寝室的木板床上,拿着手机发呆。

室友甲在半小时里看了他十次,发现他都连姿势都没有变过,终于忍不住开口:“那啥,乐啊,有啥事过不去的呢,说出来大家想想办法嘛。”

“啊?”张佳乐一脸茫然地抬起头...

[一人之下/也青]破局(中)


地下一层没有风,最后那点勉强的阳光也没了踪影,手机的光只能照亮两人周围的方寸之地,黑暗像是结成了浓雾,挤压着想围拢他们。

“老青?”王也小声道。

“嗯?”诸葛青愣了愣,转瞬听懂了,“是我。”

“唔,”王也抓起他的手腕看了看,“也对,我还抓着你的手呢。”

“怎么?”诸葛青皱了皱眉头,停下脚步。

“刚一下来,我就发现我的局里,”王也挠了挠下巴,意有所指地说,“没人。”

“……”诸葛青沉默了一会儿,道,“这是在骂我?”

“我是这种人吗?”王也叹了口气,手往下滑了滑,干脆地和他十指相握。

“……那这又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抓好咯的意思,小心丢了,”王也看了看他,“咱...

[一人之下/也青]破局(上)

老师不仅要求我产粮,还要求必须是分上中下的……好吧。

是篇神棍文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上。


诸葛青给自己续了杯茶。

隔着茶桌,坐在对面的矮胖男人正在和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头谈得口沫横飞,似乎分分钟就会有一篇题为《论风水球在商业楼盘中显著效用》的大作出世,而坐在自己身边的中年男人一直局促不安地看向门口。

没人注意到诸葛青的茶杯空了,所以他给自己续了一杯,杯子里是上好的竹叶青,蜀中的茶,叶尖嫩绿。

他盯着那些绿尖,盘算着峨眉山上有没有认识的熟人,再一抬头,就看见王也推门进来。

两人都愣了愣。

“王道长。”

坐在他身边的男人倒...

我咸鱼,我在LOFTER

查看详情

2018.1.1

祝自己生日快乐,祝大家新年快乐,新的一年一定恢复更新

我也来

一年一度的大家夸夸我游戏

[老九门/盗墓笔记][启红]杏沾衣(二十五)

开这个坑的时候三苏只有些老九门段子还没成文,所以这篇文是私设一大堆,可能和原作不符,当年弃坑也是不想被打脸,不过事到如今也无所谓了,就还是按当年的想法随便写写吧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二十五.


二月红打发了内管事,这才将那信封拆开来,看清楚了里面的物件,又愣怔了——薄薄的几张纸,却都是从上海到大阪的船票,盖着大同轮船公司的戳,又是甲等客票,在现今这个局势下,可想得来不易。

祸事将至,怕是再也保不住这一方的安宁,所以张启山给他指一条退路,应了当初在梅园后台,二月红说的“贪生怕死”,张启山说的“护他...

1 / 20

© 漠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